医妃倾城:摄政皇叔轻点撩

第一章:送你下地狱

清冷的夜,凉如水,一抹倩影悄然潜伏在黑色之中……

偌大的庭院里,了无声息,唯有这间屋,隐隐传来水声。

雾气弥漫,水滴飞扬,隐约之中,能看到一个身影背靠在白玉台阶上,一头黑发随意披散,胸膛以下的部位隐在水中,一张绝世的侧脸在这片氤氲之中,魅惑至极……

仅仅是一眼,沈念婳就确定了这人的身份,慕璟睿,东照国的摄政王殿下,她所谓的未婚夫。不过很快就不是了,因为她会亲手杀了他,从此恢复自由身。

嫁人,呵,不存在的。

无缘无故的穿越,莫名其妙的婚姻。

她,可不接受。

“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藏?”忽然,一道慵懒魅惑的声音骤然响起。

夜色之下的沈念婳,心里不禁涌上一阵惊骇的感觉,但是眼中依旧一片死寂。

被发现了?

就算是这样,也改变不了他注定的结局!

霸气的推门而入,沈念婳冲着慕璟睿冷魅一笑,手中的匕首立刻甩了过去,同时,身子已然往朝门外飞快的跑去。

但是,一向孤傲的沈念婳,低估了慕璟睿的战斗力。

身后传来一阵破空声,一旁的帘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慕璟睿扯了下来,扭成了一股,在他的手中化作一条蛟龙,缠向急退的沈念婳。

那帘子快如闪电,再加上慕璟睿本身的内力深厚,沈念婳听到身后的声音之时,脸色一白。下一秒,腰间一紧,那强大的拉力让她身形一滞,还不等反抗,她的身子已经临空朝着慕璟睿的方向倒飞了过去。

“噗通……”好大的一阵水花。

沈念婳急急的坠入了水池中,不偏不倚,湿润的身子,正好坐在慕璟睿的大腿之上,面着他,巴掌大的小脸被水蒸气衬托的红润透亮,平白添了一丝妖娆。

四目相对,神色各异。

一个,魅惑天成。

一个,清冷孤傲。

“真没想到,传说中温婉大方的太师府嫡小姐,竟然是这么的,放荡。”慕璟睿眸光扫过沈念婳的身子,不禁调笑道。

“真没想到,传说中冷情嗜血的摄政王殿下,竟然是这么的,下流。”他骂她放荡?呵,也不看看自己多下流!沈念婳一边学着慕璟睿的口气回骂着,一边瞪大了眼珠子,气势不减,凶神恶煞。

这个冷血的男人,不仅讽刺她,竟然连死去的原主也没放过。

原主草包之名响彻五湖四海,傻乎乎的妞儿,被一群小婊砸们欺辱致死,还以为各个都是她的好姐姐好妹妹,他竟然能昧着良心说她是温婉大方?

呵,自己倒是忘了,原先他这个摄政王便不是什么好东西,倘若那日他出手相助一番,原主也不会死,自己也不会穿越至此,被这么一个狗屁婚约限制了自由。

“本王下流?”慕璟睿抬手扣住沈念婳的腰肢,让两个人的身体愈发的贴近,另外一只手,抚上了她的嘴唇,邪魅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难道不是?”沈玉珠抬眸,目光一紧,迅速的执掌朝他的脸面切去,却被他微微侧脸闪过。

“呵,倒是个牙尖嘴利的小东西……”掌风略过,发丝浮动,慕璟睿邪魅的桃花眼里,溢满了笑意。

“不过,不愧为本王选的王妃,本王甚是喜欢……”慕璟睿的嘴角勾起浓浓的笑意,往暗处打了一个手势,那些伺机而动的暗卫便悄然退下了

“是吗?”沈念婳眸光一转,冲着慕璟睿勾唇一笑。

那明媚的笑容,让慕璟睿不禁眼前一亮。

只是下一刻,他却面色一僵,低头看去,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抵住他的胸膛,正中心脉。这个时候,只要沈念婳一个用力,就算是他,估计也无法全身而退。

“不知如此,摄政王可还喜欢?”沈念婳的笑容更加妖娆,魅惑中带着嗜血,嗜血中又隐藏着嘲讽。

抬头,无视胸膛那里的匕首,专注的看着沈念婳,慕璟睿也笑了,“先前真是小看你了……不过,小猫儿,本王越来越喜欢你了,这可怎么办呢?”

眉头微蹙,沈念婳心间骤然烦躁,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手中的匕首用力的往前刺了刺,慕璟睿的胸口立刻沁出一丝鲜红。

“王爷,你真的喜欢吗?”沈念婳笑的愈发妩媚,她相信,只要自己再用力一点,这匕首就可以穿透他的胸膛。

慕璟睿搂着身前娇小的身子,看着她猖狂的举动,不禁抬手揉了揉沈念婳的脑袋,缓缓开口,“本王的女人,本王自然喜欢。”

“可惜,我不喜欢你。”沈念婳脸上的笑容蓦然收起,可不能被这祸国殃民的颜,给迷了心窍,那般冷血看着原主被欺辱致死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好人?

瞬息之间,沈念婳的笑容便幻化成了一抹嗜血的冷意,“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不管你有什么心思,最好不要打我的主意。我不喜欢你,不愿嫁给你,更不想卷入你们皇室肮脏的纷争,你也休想利用我一丝一毫。”

“当然如果,你非要拉着我一起下地狱,我并不介意先把你送下去。”沈念婳身上忽然爆发出一阵浓厚的杀气,手中的匕首也用力的刺了下去。

这一次,她是真的起了杀意了……

慕璟睿脸色未变,身子却诡异的一缩,在匕首碰到他之前,他就握住了沈念婳的手腕,轻轻翻转,往后一扣,就将她扣在了自己的胸前。

“小野猫,爪子很是锋利嘛。”慕璟睿从后面紧紧的扣住沈念婳,低头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声音中尽是无言的魅惑。那日,他果然没有看错,这个丫头,很是有意思,与她订婚,或许有无数的惊喜正在等着他。

“休想逃出本王的手掌心,若是逃了,本王不介意让所有的人为你陪葬。”

慕璟睿轻描淡写的说着,但是他的话,让沈念婳的身躯狠狠一震。她不敢怀疑慕璟睿的话得真实性,这个冷情的男人,他说不定真的会做出那样的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