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梦情仇

第001章 醉心情动

我转过身,还没来得及反应,王总开口了:“让我抱抱你吧!”

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手中的毛巾滑落到了地上。我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微微低着头,眼前是他纯白色的衬衫,那白色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亮洁。

面前的这个男人,突然带给我的不是惊喜,而是一种极其复杂的东西:惊诧,慌乱,激动,紧张,羞涩……

我觉得自己的四肢都僵硬了,只能呆呆地保持住一个姿势不动,就如同被一位武林高手点了穴。

接下来,他会怎么做?是吐露他对我的爱恋?还是猛地一下抱住我?或者干脆是强吻?脑中闪过各种可能出现的画面,心中忐忑不安。

此时,对方应该是在微笑,我没敢抬头看,只是凭感觉猜测的。

臆想中的情况都没有出现,他并没有什么举动,只是稍稍地离我更近了些。

“有人抱过你吗?”他轻轻地问到。我急忙摇摇头,没有出声。

“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你就有很特殊的感觉,也说不清是什么具体的感受,但就是非常特别。当然,你别误会,这绝不是对你的不尊重或者亵渎。这种感觉不是世俗的男欢女爱,不是简单的容颜倾慕,而是一种惺惺相惜的感受。我对你一见钟情,但这“情”沉甸甸的,是很多……很多不同类型情感的交错,你能明白吗?”

我静静地听着他的诉说,心中涌起阵阵暖流。

“我……我,我有点儿紧张,还有点儿害怕!不!是……我还不太明白。”我语无伦次地答着,思绪乱成一团。“你不必害怕,其实,我比你怕。”此刻,王总的话令人不解。

我抬头迅速地看了一下他的眼睛,又马上低下了头,怯生生地问到:“您怕什么啊?”“傻孩子,我当然怕了!我反复想了好久,也犹豫了好多次,到底该不该跟你开口呢?又该怎么跟你开口?这么做到底会怎样?你能不能感应到,会不会接受?这些未知,我都担心、都害怕。思梦,我真的喜欢你,可我又不敢。”他在奋力地表达着,也在热切地等待我的回应,他快速而有力的心跳我似乎都能听得到。

我双手放在胸前,右手轻轻地握着左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方的头在缓缓地靠近,他的呼吸、他的气息都在感染着我。他身上独有的味道,混着余留的红酒香气,真的让人迷醉。

“现在,我能抱抱你吗?”他再一次地问。我咬了咬嘴唇,微微地笑了笑。

接着,他伸出了双臂,轻轻地从我的肩头滑到手肘,缓缓地揽我入怀;这节奏舒缓,但力道深韧。

顺势伏在他的肩头,双手该放在哪里,我不知所措。之后他没再说话,我也不作声,此处无声胜有声,也许就是此情此景吧。

他轻抚着我的肩背,大大的手从背部向下移动着,腰部逐渐感受到了他双手的热度。

忽然,他猛地一用力,更紧地搂住了我;瞬间,我觉得自己的整个肢体都贴向了他,就如同彼此牢牢地粘住了一般。好不容易才稍有放松的身体,又恢复了方才拘谨的感觉。

我不禁用手稍稍推了推他的胸部,希望能有些空隙,得到暂时的舒缓;谁知我的“反抗”并没有得逞,他抱得更紧了,一阵阵地用力。

他伸过头来亲吻我的双唇,那狂热的感觉让我招架不住。我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去应付这突如其来的“初吻”,被动的接受与生涩的配合,让我们第一次的接吻很快以失败告终。

“告诉我,你对我有感觉吗?愿意接受我吗?你这么年轻,这么好看,这么……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今晚喝酒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反复地想,我实在控制不了自己!情不自禁,按耐不住,所以才会这样唐突!对不起,孩子!”他的喘息声越发急促了,情绪也越发激动了。

“我……我愿意!我……我接受你!”终于,我吐出了这句话,他也终于放开了在我腰部一直用力的双手。

“谢谢!谢谢你!我真是太高兴了!我就知道你会接受我,我能感觉得到!”

王总的这句话并不像绵柔蜜意的情话,倒像是获奖之后的感言,或者是像我做了什么好人好事,而他在表达对我的感激之情。

我不禁腼腆地笑了起来,笑出了声。此时,我终于敢直视他的双目了;他的眼睛明亮而深邃,犹如一渊深潭。我把双手轻轻地放在了他的双肩,白色衬衫的衣料光滑而细腻。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说到。“当然可以!你说。”

“那……那我以后私下怎么称呼你啊?”听完我的问话,他笑了,捧着我的脸颊,说:“你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我都随你!”他抚摸着我的脸,轻触着我的鼻子和嘴唇,眼中满是爱意。

“那我就叫你……小王,好吗?”我试探着问到。“哈哈哈!你比我小这么多,还叫我小王。嗯,好,就听你的,今后我就是小王了!”我们都笑了,亲近之感愈加浓烈。

我正傻乎乎地笑着,突然,王总又一把抱住我,原地抱了起来,转身就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虽说初涉男女之情,但我也绝不是全然无知。我赶紧挣脱着,嘴里喊着:“别……别,你放我下来!把我放下来!”

这一次,我的“反抗”很成功,他很快松开了手。

“太晚了,我该回去了。”我背靠着客厅与卧室间走廊的墙壁,小声地对他说到。“好,是已经很晚了,外面已经很黑了,你怕不怕?我送你到泰康门口吧。”他缓了口气,看了看手表。

“不用了,你也赶快休息吧!我自己走就可以。”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不需陪送,要自己走夜路回去。

“真的不用我送?大半夜的,你确定自己不会害怕?”他再一次问到。我摇摇头,又一次肯定了刚才的回答。

“孩子,我真不舍得你走!”王总拉着我的手说。

“来日方长,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彼此了解、彼此沟通,你有信心和耐心吗?”我问到。“当然!思梦,我们还有很多机会。你先回去,洗个澡,然后我们再短信聊聊。”……

快走到泰康大门口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手机,再有一会儿就12点了。

“李秘书!今天这么晚啊!”泰康值夜的保安一边给我开门一边说到。“不好意思!这么晚还劳驾您!今晚集团有宴会,本就结束得晚,刚才我又去咱同事的宿舍坐了坐,一聊就一个多小时,所以晚些了。”我临时编了个理由。

到了五楼的房间,一进屋,我一头就扑倒在床上。

不想开灯,只想一个人静静地躺一会儿。刚才发生的事情,就像做梦,画面唯美,感觉轻飘,让人难以置信。

猛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哎呦!”我疼得失声叫了出来。没错!是现实中的真事,不是梦。我非常担心刚才发生的一切是一场梦,生怕自己没有及时意识到。

就在这时,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屏幕闪烁的光亮,在没点灯的黑暗屋子里分外刺眼。赶快拿起刚刚扔在床上的手机,开始阅读信息:“还没睡吧,想问你个问题;你告诉我,之所以接受我、愿意与我亲近,是因为来自心底的爱吗?还是有什么其它的原因?”

看到这条信息,我心中顿时失落了。这言语中充满了疑虑、充满了不信任,而更为重要的是,这不像是刚才的“小王”说的,而更像是我的上级——王总说的。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这么说,我心里很难过。”我快速回复了短信。

随后,摸索着打开了床边的台灯,借着光亮朝卫生间走去,我用冷水洗了把脸,任水珠从额头向下滑。

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冥冥中,我心里就生出了一种无比确定的感觉:外表,我依然是我自己;内心,我却早已与以前的自己告别了。今晚与镜中自己的相望一视,是与过去的李思梦的一次断绝,此后再不会相遇……

手机再次响了,王总的短信映入眼中:“请不要难过,你要信任我,相信我的诚意;也非常希望你能给我信心,让我感受到你的真挚情义;因为太过在意,所以难免苛求;请你理解我。”他的话总是那么有力而深沉,撼动着我的心。

“我理解你,定会珍惜你的真心诚意;更会投桃报李,不负深情。”字斟句酌,我要尽全力避免哪怕一丝一毫的误会与伤害,精心地呵护这份初生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