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才手札

第6章 附近的人

“凯,要不就这样算了吧!”程静知道杨凯对苏北做的事,她怕把事情闹大了不好,于是提醒道。

“静静,你不会是心疼那垃圾了吧,如果你旧情未了,……”

看到杨凯生气,程静生怕他误会,要知道她昨天晚上都已经跟他那个了,她可不希望杨凯误会她还在乎苏北。

“凯,你想多了,我早就已经不喜欢他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都支持你!”程静一下贴近了杨凯的身体,声音软绵软绵的。

杨凯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他一把搂住程静,“宝贝,昨晚你可真棒,我们再来一次吧!”

“你好坏…”程静轻呼一声,俏脸绯红。

“我就坏…”

深夜!

知道自己没有得到一个亿的机会之后,苏北反而轻松了许多。

一开始,他其实有过坚持五十天就放弃的念头,毕竟一个亿,甚至更多亿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想想他一个穷学生,摇身一变成了亿万富翁,这也算是达到了人生巅峰了。

一天下来,倒是平静了许多,也并没有什么霉运降临,苏北躺在病床上,翻着手机。

自从程静背叛了自己之后,苏北心里稍微还是有些失落,要不是因为知道自己获得了梦神的亲睐,苏北怀疑,自己还真是很难走出这样的阴影,要知道,程静可是他实实在在的初恋女友呀。

由于闲着没事,苏北开始加附近的人。

他想:说不定还能在茫茫人海寻到自己的真爱也不一定!

苏北听说,企鹅之父的女友就是通过企鹅找到的,想想这也是一件旷古未有的浪漫姻缘,有人甚至说,企鹅之父开发企鹅就是为了在茫茫人海寻找到他的真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苏北打开微信附近的人,设置只看女生,于是瞬间便弹出来许多附近的美女。

苏北大致浏览了一下,为了不错过自己的真爱,苏北选择逐一添加。

大约加了十来个,没有任何反应,苏北撇了撇嘴,退出了附近的人,便打算休息一下。

“叮咚!”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苏北一个激灵,满怀期待地打开手机。

一个微信名为“轮回”的女生同意了自己的好友请求。

苏北小心脏忍不住跳了起来,他本身是个对感情很专一的人,和程静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暧昧过。

这也是他第一次玩附近的人,他没有第一时间给对方发信息,而是点开了对方的朋友圈,大致浏览了一下。

对方也没有给他发信息,估计也是在看他的朋友圈!

对方的朋友圈都是一些心情类的话,翻了一会也没有看到对方的照片,不过倒是有两句话触动了他。

“不要让别人影响你的情绪,你要做自己的女王!”

“用最真的脾气,留住最真的人!”

苏北觉得对方应该是一个很有气质很有个性的女生。

刚想返回朋友圈的时候,便看到了一张照片,苏北眼前一亮。

照片中的女孩秀发齐肩,略微有些卷,大大的眼睛,透出细腻忧郁,肤若积雪,吹弹可破,嘴唇微抿,薄如蝉翼,一件卡布其灰的长款外衣配了一件浅白点花细线毛衣,衬托出了她清丽的气质。

由于只是上半身照,苏北不能做更清晰的了解。

这是一个看一眼就会让人有心动感觉的女生。

苏北心跳狂乱,他翻到打字页面。

〈这么晚还没休息呀?〉他试探性问道。

〈习惯了失眠!〉过了一会,对方回了一句。

苏北继续〈熬夜对身体不好,虽然我也经常熬夜〉苏北配了一个调皮的表情。

〈是呢,虽然都知道是这个道理〉对方配了一个尬笑的表情。

……

话题持续了差不多四十多分钟,两人的话题从个人聊到家庭,再聊到了婚姻。

只是彼此似乎都有意回避着什么,毕竟是第一次聊天,而且还从未见过面。

对方已经没有读书,不过也是在明市农大附近,至于做什么,她没有说,苏北也不好多问。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苏北!〉直到苏北发了最后一句话之后,对方便不再回复。

苏北有些失落,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了,不觉有些困意难耐,眼看着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可是对方仍然没有动静。

“不会已经睡了吧?”苏北皱了皱眉,“唉,怕是要失眠了!”

苏北长叹了一声,有些不情愿地放下了手机。

可是过了一久,苏北被一声“叮咚”声吵醒。

他睡眼朦胧地打开手机,是对方发过来的信息。

〈林霞,刚有事忙去了〉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十分了。

苏北回了一句〈那么晚还没休息呀?〉

〈你快休息吧,不早了,改天又聊〉

〈好的,晚安〉

对方不再回复,苏北等了几分钟后这才放下手机。

由于熬了个夜,苏北第二天很晚才醒来。

而且还是被一个电话吵醒的。

“红姐,有什么事?”看清楚是自己的母亲打来的,苏北调整了一下状态,这才开口问道,他并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出事。

“小北,在忙吗?”苏素红语气沉重。

苏北的心不觉紧了一下,由于父母离异,苏北很早就跟着自己的母亲长大,苏素红也很少管他,所以苏北也就养成了散漫的性格,平时叫苏素红都是叫“红姐”。

苏素红也不在意,只是会骂一声:小兔崽子,妈也不叫!母子两人关系也很轻松随意。

可是这次,苏北明显从苏素红的语气之中听出了一些焦虑,想到这两天以来的霉运,苏北有些紧张地问了一句,“不忙,怎么了?”

电话那头顿了十多秒钟,“小北,红姐闯祸了,……”紧接着传来了几声哽咽的声音。

“红姐,你别哭呀,到底怎么了,你跟我说呀!”苏北也急了,他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睡意全无了。

“我的钱被人骗走了,呜呜…”苏素红说着,哽咽声也越来越大。

“骗了多少?”苏北高提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下。

“今天发的两千的工资,还有,还有之前存下的四千块钱!”

六千呀!难怪苏素红会紧张得哭,父母离异后,家里的一切开销都由苏素红承担着,六千块钱可能对其他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苏素红来说那可是三个月的工资呀。

“红姐,没事,不就六千块钱吗,人没事就好!”苏北连忙安慰了一句。

“可那是给你外婆看病的钱…”

“啥,我外婆怎么了?”苏北放松的心再一次被提了起来。

苏北的外婆对苏北非常好,从小苏北就是在外婆的庇护之下长大的,他对外婆的感情在一定程度上甚至比对苏素红还要深。

“高血压,医生说已经达到高压高达180,有可能要做手术!”

苏北一颗心沉到了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