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才手札

第10章 苏北是我兄弟

“凯哥,听说苏北已经住院了,是你找人做的吧?”王肖问道。

“别乱说,那小子是中了刀了,你可不要给凯哥惹麻烦!”张方拍了他一巴掌,提醒道。

杨凯嘴角一丝冷笑,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来的得意。

说话的两人心领神会地对视一眼。

说是这么说,谁都知道这事是杨凯找人做的,杨凯的嚣张明市农大是出了名的。

“张方,听说那小子和机械系的系花搞上了,这事靠谱吗?”杨凯一只手搂住张方,勒了一下。

“哎哟,凯哥,”张方怪叫一声,“这事校园里已经传开了,还有视频,估计是真的。”

“凯哥有什么打算,要弄他吗?”王肖试探地问了一句。

“马雨荨我还没怎么有兴趣,不过自有人会收拾他,我还是先满足一下程静,这小骚货还真是个雏!”杨凯眯起眼睛,表情无比享受。

“凯哥说的是李楠?”张方凑了上来,表现出浓浓的兴趣。

“这还用说,李楠追求马雨荨都快有半年了,那马雨荨硬是没答应,现在搞出这么一出,李楠怎么能咽下这口气?”杨凯松开张方,双手搭在后脑勺,嘴角微微一扬。

“李楠这人,啧啧,这小子怕是要残废!”张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李楠是明市农大外语系学生会主席,在校学生会也是副,不仅人长得帅,学习成绩一流,而且他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就是下手狠。

曾经有一个人只是和马雨荨一起出去吃了个饭,送马雨荨回宿舍的路上被人看到转告给李楠,李楠当天晚上就约了那人篮球场上斗牛,结果那人硬是被李楠十比零完虐,这还不算,斗牛过程中,那人被李楠撞伤,踩伤,在校医院住了半个月才出院。

校方也不敢干涉,李楠的父亲一直是农大最大的大股东,而且斗球受伤这也是常有的事。

可是自从那件事之后,学校里再也没看到那人的身影。

谁都知道李楠是故意的,但谁都不敢说。

也是从那件事之后,马雨荨对李楠的态度就变得更加反感。

“苏北这次只会更惨!”杨凯道。

“凯哥,以你的魅力,全校排名前十的任你挑,你干嘛偏偏看上那个程静呀?”王肖转移话题,好奇地问道。

“你小子多事!”杨凯回头朝着他脑袋上就是一巴掌,假装生气,不过脸上的得意溢于言表。

“凯哥,我也是好奇嘛,莫不是你真的喜欢程静?”那人也不生气,依然假装巴结地问道。

“苏北这王八蛋长着一张撩妹的脸,却没有一颗撩妹的心,和程静好了两年,有两大奇葩,一是没和程静做过,二是没和其他女人玩过暧昧,人人都传程静还是个雏,而且还是个拜金女,这种货色,浪费可惜,而且好下手,给她点承诺,她就乖乖听话,不睡白不睡!”杨凯也不隐晦,开门见山就来。

“凯哥也是玩玩?”王肖道。

“不然呢,你以为我是真爱呀?”杨凯狠狠踢了他一脚。

“那凯哥干嘛和苏北过不去呢?”

“诶,我说王肖,你是不是管的有点多了!”杨凯有些生气起来,“我就是看不起这种在感情里一副窝囊的样子,再说了,我杨凯玩的就是一个刺激,他不是帅吗,我就要让他看看,他苏北两年没睡成的女人,我一天就睡成,这种感觉刺激,有成就感,你懂不?”

“凯哥,你别生气,我就随口问问,随口问问!”王肖连忙解释。

“凯哥,消消气。”张方也劝道。

“切,懒得说,走了,今晚约了程静去酒吧!”说着,杨凯摆了摆手离开了。

“王肖,你疯了,竟敢为苏北说话!”杨凯走后,张方推了王肖一把。

“苏北是我兄弟!”王肖表情立马严肃起来。

“啊?你说什么?”张方显然没搞清状况,露出一脸震惊。

“张方,我当你是朋友,劝你一句,跟着杨凯继续混下去不会有结果,他嚣横跋扈,目中无人,自私自利,也从来只是把你我当作他身边的狗,这种人想要以后他会帮你,绝对是痴心妄想,你也听到了他今天的话,所以你还是早点和他划清界限为好!”王肖一本正经道。

“你说什么呀,我问你你和苏北是怎么回事?”张方有些生气起来。

“我和苏北打球认识的,后来我和他一起出去做过兼职,他虽然成绩不好,但他这个人特别努力,他不是不想读书,只是不希望他母亲为他承担太多的东西,所以想多挣点钱减少压力,但是哪怕是这样,我上次住院的钱还是他借给我的。”王肖点了一支烟,递给了张方一支。

张方接过烟,掏出火机,也点上了烟,“就是你出车祸那次?”

王肖点了点头,“而且他一直跟我说,程静跟着他很委屈,他一定要做出点样子来,给她幸福,谁能想到,这女人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王肖,你小子瞒着我的事挺多的呀!”张方在他身上轻捶了一拳,佯怒道。

“好了,事情我都给你说清楚了,从今天起,我便会和杨凯划清界限,你如果还和他在一起混,我们以后也……”

“你小子,我和你的关系你还不知道,苏北既然是这么一个人,我张方也愿意结交,只是,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张方道。

“什么事?”

“杨凯和李籍,张迁都是认识的,杨凯也是李籍介绍程静认识的!”

“为什么?”王肖一脸的不可置信。

“还不是因为奖助学金的问题,而且杨凯有关系,李籍和张迁也是想通过杨凯的关系换一个好的前程。”张方压低声音说道。

“卧槽,我还以为这两人是站在北子一边的,真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事我一定得告诉北子!”王肖一个激动,用力将手中的烟甩在了地上。

“只能说,学校也不见得就是一个人心纯净的地方,你去告诉苏北,他也不一定就会信你呀!”张方提醒道。

“放心,我和北子的关系,他会认真权衡的。”王肖说着,便掏出了电话打了过去。

……

“老肖,这事是真的?”听完王肖的话,苏北吓得双手发冷。

“千真万确!”王肖语气笃定。

“卧槽,人心隔肚皮呀!”苏北忍不住爆了一句粗。

“好了,北子,你也多注意,我听说李楠想对付你!”王肖提醒了一句。

“李楠?那个外语学院学生会主席?”苏北吓了一跳,李楠的事苏北也听过一些。

“对,他一直在追马雨荨,这人的关系比杨凯还复杂,而且阴狠,如果他要对付你,你凶多吉少!”王肖语气里满满的担心。

“靠!”苏北暗骂一声,“老肖,放心,我自有分寸!”

挂了电话之后,苏北整个人都凌乱了。

尼玛,奖助学金!

多大点事呀!

“籍哥,大迁,人不是这样做的!”苏北心碎一地。

不过也好,早点看清真面目,否则不知道以后还会吃什么亏。

苏北心中豁然。

不过想起马雨荨,苏北倒还真觉得这姑娘挺有个性的,而且也有那么一丁点的可爱。

〈如果你强迫我和你好,只是为了拿我去做挡箭牌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我还不想招惹李楠!〉

苏北给马雨荨发了一条信息。

他当然不是怕李楠的挑战,只是,他希望马雨荨能理性一点。

可是半天,马雨荨都没有回复。

过了半个小时后,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

苏北随手接通,“喂,你是?”

“苏北,我是李雨晴,你快过来茉莉酒吧,雨荨喝醉了!”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苏北一脸茫然,对方那边确实很吵,像是在酒吧。

可是,她在酒吧关自己什么事,喝醉了又是什么鬼?

苏北将手机扔在一边,然而,没过多久他又把手机拿了起来。

“靠,真是不省心!”他坐起身子,腹部还有些痛,他列了一下嘴唇,也顾不上这许多,穿上衣服,偷偷离开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