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才手札

第13章 一个故事

林霞穿了一件淡黄色带扣毛衣,配了一条深黑色紧身裤,一双白底红色条纹运动鞋。

她坐在路边,腿向前伸着,双手环抱于膝盖处,头低着,秀发披肩,正好遮住了她的脸。

苏北小心蹲在距她一米左右处。

他偏过头看着林霞,见林霞依然低着头没有看自己,他并没有急着开口。

看着林霞这样,他也紧张呀。

说真的,他还没有处理过这样的情况,竟有些不知所措。

见林霞真的在哭,他小心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林霞也不回他,只是低着头摇了一下头。

“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苏北又问了一句。

林霞没有立刻回他,似乎是在调整情绪。

过了片刻,她终于抬起了头,只见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苏北勉强地露出一个微笑,“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我没事。”

苏北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他给她递了一张纸巾,“我们走走吧,去吃点东西!”

“我不想吃!”林霞接过纸巾,低眉浅笑,看了一眼苏北。

林霞的确很美,美得很自然,不经装饰,美得很优雅,清新脱俗,稍微多看几眼,就会悄然迷醉,如一幅惊世之画,精雕细琢间藏了很多故事,似一处旷世之景,鬼斧神工里刻了许多惊艳。

苏北目光一滞。

“那我们走走吧!”林霞莞尔一笑,这一笑让人恍惚。

苏北点点头,一股电流悄然击心。

林霞环视了一下四周,她脸上闪过几分担心,“去你们学校怎么样?”

苏北没有异议。

他一直注意到林霞似乎有些心神不宁,好像在担心着什么,时不时会朝周围看上几眼。

一路上好像并没有心思和他聊天,苏北也就有一句没一句地问着,直到进到了苏北的学校,林霞才稍微集中了几分注意力。

他们最后进到了一家奶茶店,林霞要了一杯桂圆红枣奶茶,苏北点了一杯雪梨茶。

“你今晚怎么了?”看着对面美若初雪的林霞,苏北有些拘谨。

林霞喝了一口奶茶,抿了一下嘴唇,她似乎有些为难,只是轻轻摇了一下头。

林霞不说,苏北也不好再多问,他转移了话题,“没想到你竟然经常熬夜!”

“已经习惯了,差不多有三年了!”林霞道。

“三年?身体吃不消呀!”

“没办法的事!”林霞脸上露出一丝苦涩。

“为什么呀?”苏北诧异。

差不多闲聊了半个小时,手边的饮料也只剩下三分之一左右,林霞的情绪也调整了一些。

她看着苏北,略微迟疑了一下,“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见她表情认真,苏北露出一个浅笑,点了点头。

林霞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个很大的决心,“我有一个朋友,长得很漂亮,她向往自由,她渴望遇到自己的真爱,可是天不如人意,现实一点也不垂怜她…”

“她的父亲经营着一家小企业,在学业上父母倒是没有给她太多的压力,所以她在学校里属于小太妹的那种类型,喜欢她的人也很多,可是她却没这方面的心思…”

林霞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可是,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她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想追的女孩子,因为长得漂亮,常会有很多人因为她打架,所以为了避免这类情况发生,她开始变得安静而低调,以至于后来慢慢厌倦了学校的生活,最后离开了学校…”

苏北听得很认真,甚至对林霞这个朋友都多了几分好奇。

“出来以后,她自己找了一份工作,她虽然收了几分随性,但身边仍然有很多人对她有意思,常有人给她送礼物,在她下班的时候等她,甚至还有人会在她上班的时候去在一旁盯着她看,以至于遭到了女同事的嫉妒,所有人都有意地孤立她,工作中也处处刁难她…”

说到这里的时候,林霞露出了一丝苦笑。

“如果美丽是一种错,很明显你这个朋友犯了一个天大的错了!”苏北调侃道。

林霞被他逗乐了,她莞尔一笑,“你还真幽默!”

“你继续说,我不打断你!”苏北道。

“嗯,”林霞点了点头,“她也没在意,可是直到一个人的出现,彻底让她的生活甚至人生都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说到这里的时候,林霞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悲戚之色。

“这个人几乎每天都去她上班的地方,从她上班就在,一直到她下班,她一下班就拦住她,送她东西,约她吃饭,约她去玩,这让她很反感,可对方也不为此生气,依然每天坚持,后来这事传到了她父母耳中,一开始吧,她的父母倒也为她着想,她爸爸也说找人提醒一下那人,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父母对那个人竟生出了几分好感,还有意无意做她的思想工作,让她考虑一下对方…”

林霞轻嗳了一声,“这事足足持续了一年,她依然对那人没有任何好感,她心里崇尚自由,便很难被世俗驱使,在这期间,那个人也想了很多办法,可是依然徒劳,直到后来那人也渐渐失去了耐心,那人下定决心得到她,于是就设了一个局,他把他家族旗下一个本来就面临淘汰的产业交给了女孩的父亲管理,结果没坚持一个月,产业宣布倒闭,亏损严重,这所有的责任自然就被推到了她父亲的身上…”

“他自称那个产业市值十个亿,她父亲自然是无法偿还,那人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所以他便趁机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他和她的父亲说,只要她答应嫁给自己,那么这十个亿的赔偿便一笔勾销…”

林霞说着,情绪就有些激动起来,苏北给她重新叫了一杯奶茶。

“真没想到他会是这么卑鄙的一个人,那你朋友后来答应了吗?”苏北问道。

“没有,可是她父母几乎每天都在做她的思想工作,为此她和父母的关系也越来越糟糕了,她坚持了一段时间,那人见没有结果,于是提出了另外一个条件,只要她愿意为他生一子,那么他愿意放弃,并且十个亿的赔偿也可以作罢,否则,就必须在三年内赔偿十个亿。”林霞无奈地摇了摇头。

“三年?十个亿?这是摆明的逼迫呀!”苏北都有些激动起来。

“没办法,对方关系通天,势力庞大,而且手段高明,她只能任命,而且她基本没有任何自由,那人也不允许她和任何男人单独接触,基本就是软禁,她甚至都有过了却余生的想法,可是她不甘心,好多时候,都想同意那人的条件,为他生一子,然后一走了之,可是……”

林霞眼眶红了起来,生怕苏北注意到,她低下了头,喝了一口奶茶。

“考虑到自己的清白,以及万一对方反悔,她还是理性战胜了冲动。”林霞继续道。

“那三年后又该如何呢?”苏北看着她,“十个亿,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啊!”

林霞一声苦笑,“或许最终她选择任命了也不一定!”

“可是……”

“今晚不早了,我要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林霞突然站了起来,她看着苏北,打断了苏北的话。

“啊,噢,好吧!”苏北显然有些意外。

林霞歉意地笑了笑,没等苏北站起来,她便率先朝着外面走去了。

“我送你回去吧!”苏北连忙站了起来,追了出去。

“不用了!”林霞头也不回,离开的步伐很快。

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林霞,苏北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他总觉得,林霞的这个故事好像就是在说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