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9

第1章 重生

结束一天的紧张工作,郑做甩了甩昏沉的头,长舒了一口气。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个人,安静得有些压抑。楼下广场上的广场舞音乐适时地响起。

早就过了下班的时间,郑做给自己点上一支白沙烟。作为一个30多岁的男人,每天干着操蛋的工作,在单位要做好员工,在家里要做好父亲、好丈夫、好儿子。而这一刻,他只想就着楼下的广场舞音乐,静静的——抽根烟。

除了眼前的苟且,还有香烟和音乐。

手机忽然振动,跳出一条信息:“恭喜,您参与的《回到过去》众筹活动已中奖,您将享有回到过去的资格,确认请回复1”。

郑做苦涩地笑了笑,这些年没少中奖,什么手提电脑、苹果手机、汽车、房子!可是如果你当真,可就输了。如今这时代,满满都是套路啊!

无所谓,郑做如今的银行卡是空的,微信里面的最后一块钱也参与了那个明显是骗人的众筹。即使是骗局,也不可能从他身上榨取一分钱了。

于是,郑做迅速地回复了“1”。

一分钟后,手机屏幕一闪,跳出一个设置界面。

“请选择重生模式!开始新人生请按1,重温旧梦请按2。。。。。”一个非常机械却非常动听的女声从手机传了出来。

郑做想了想,按下了“2”。

手机屏幕出现一个进度条,缓缓地向前运行。

郑做盯着手机屏幕心想:“我靠,这游戏界面做得还挺像回事。”

忽然,眼前一阵闪烁,天花板上的照明灯熄灭了,连刚才还在运行的电脑都关了机。郑做疑惑地望着窗外灯火通明,居然停电了!

待自己的眼睛熟悉了黑暗,郑做摁熄了手里的烟头,打算就此回家。桌上的手机突然发射出耀眼的光芒。

一条乳白色的光射向郑做,并慢慢将他笼罩其中。郑做瞪大了双眼,首先想到的是:“MD,老子的手机中毒了!”

直到全身都被光芒笼罩,一阵激烈的电流毫无征兆地袭向他的大脑,郑做浑身抽搐,脑子里一片空白,全身的肌肉像被绞肉机在绞杀一般,剧烈的疼痛令他张开了嘴,却叫不出来。

“这特码手机病毒还有攻击性啊?”郑做在昏迷前的最后想到。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一分钟?还是十年?郑做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有时候会感觉痛彻心扉,有时候又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好像在大冬天里晒太阳。

慢慢地,似乎有了一些意识,头依旧昏沉,好像一个大铁球压在脑袋上一样,手脚貌似也不怎么听使唤,眼前的景色从模糊变得渐渐清晰,可依旧是一片苍白。

“做儿,做儿起床啦!都中午了!”耳旁传来熟悉的声音。

郑做循着声音望去,盯着在自己床前说话的那个人,似乎看到了这个世界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一把从床上弹了起来。

来不及穿拖鞋,郑做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双手紧紧地抓住眼前的人,大声喊道:“我靠!你是魏帅?!”

郑做睁开眼看到的人居然是大学时候睡在自己下铺的兄弟魏帅。而且,眼前的魏帅居然还是十八九岁青涩的样子,身上还是穿着那件班尼路的卡其色外套。郑做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惊讶得半天合不上嘴。

魏帅疑惑地看着郑做,又摸了摸郑做的额头:“做儿,你怎么了?没事吧?”

郑做瞪大了双眼,疑惑了半分钟,然后放开了紧紧抓着魏帅的双手,颓然地坐在了魏帅的床上,眼前赫然是自己大学时候的宿舍。将自己的头埋进了自己摊开的双手,心想:“完了,真他妈的穿越了!怎么办?我的老婆孩子还在那边呢!”

“帅儿,有烟没有?”郑做无力地抬起头,说到。

魏帅从口袋里拿出掏出一包皱巴巴的软白沙,递给郑做一支,然后自己也点上了一支。

郑做深深地抽了一口烟问到:“今年是哪一年?”

“什么哪一年啊?”魏帅不明觉厉。

“我问你,今年是公元几几年?”郑做的情绪有些失控,大声地问到。

“1999年啊!做儿你怎么了?”魏帅没有在意郑做的失控,关切地问到。

“1999年?我CAO!”郑做腾地从床上做起来,大声喊到:“1999年,北京还没有举办奥运会,美国总统还是克林顿,人民币兑美元还是8:1,现在去申请QQ号码还是六位数的?”

“QQ是什么玩意儿?”魏帅被郑做弄的一头雾水,开始后悔昨天带他去见老乡。

魏帅和郑做是同一个小县城出来的。虽然之前都不认识,但是因为进大学后同班同学同宿舍,两个人成了死党。

昨天,大他们一级的老乡学长请吃饭,魏帅将郑做也叫去了,席间二人都喝了不少酒,没想到一觉醒来,郑做的酒还没有醒,还是如此的反常。

郑做望着一脸疑惑的魏帅,心想:“你小子那些年不知道会用QQ霍霍多少纯情少女,现在居然问我QQ是什么?”

在回忆里找了找当年上网的情形,他们两个人接触QQ算比较早的了,但是也要到99年的年底的时候,学校后街才会有第一家网吧,二人才算接触到互联网。

现在的天气,明显还是夏天,应该是自己进入大学不久。

“一个很强大的交友软件!电脑上的。有机会带你去玩。”郑做摇摇头,简单地回答到。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就算自己不告诉魏帅,过两个月后他们还是会去学校后门的网吧学会打字、聊QQ,见网友的。

想到这里,郑做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是啊,我选择的是重温旧梦的模式,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我还是回到了原来念的大学,大学时期最好的死党还会在我身边,是不是意味着我还是会遇到我以前那个跟着我过着平淡生活的老婆?还是会和老婆一起生下前世那个聪明可爱的儿子呢?

郑做在确认自己真的是重生了以后,对于1999年之后的17年,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老婆孩子,父母肯定在1999年,而且比重生前的父母更加的年轻健康。

想到这里,郑做捏紧了手里的拳头,好吧!既然重生在1999了,那么属于我的我肯定会找回来,我还要让身边的人都因为我过上比上辈子好一百倍的生活,要让自己的人生绚烂百倍。

“哈哈,战斗吧!骚年!”郑做吐出胸中的一口浊气,大声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