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保镖

第1章 美艳总裁

在星湖市你若问起万兴集团,一般人差不多都能告诉你准确方位。

除了因为万兴大厦是星湖市的地标性建筑之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万兴集团有一位美艳超群声名远播的女老总。

而此刻,这位年青的美女老总状态却不怎么好,她正无意识的转着水笔在这发愁呢。

前些天父亲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非让自己嫁给一个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

自己宁死不从,最后的结果却是帐户被冻结,别墅被借出,然后老两口一跑了之,跑到三亚去旅游啦!

弄的自己这几天只能住在竹苑小区的那所房子里。

而对于这个叫萧正的男人,宋晰月虽然没见过也不了解,但她现在已经有些失望了。

别的不说,就说现在吧。

说好八点半见面,但现在已经八点三十七了,也没见这个男人出现。

在宋晰月看来,守时应该是做人的基本准则之一,连这样最基本的准则都做不到,这个男人不可能有多优秀。

轻叹了一口气,宋晰月微闭着双眼,仰靠在坐椅上休息。时不时的妙目微睁,瞄一眼墙上的时钟。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宋晰月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直到指针即将指到九点钟时,萧正才由秘书肖玉珊引领进来。

一进门这货眼睛一亮,抽抽鼻子说道:“蓝山?极品蓝山?你这真是太客气了。”

随后在宋晰月震惊的目光中,萧正若无其事的拿起小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与此同时,萧正身上那浓烈的烟酒味以及香水味,把宋晰月熏的不禁咳嗽了起来。

“你!”忍无可忍的宋晰月,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而萧正仿佛此时才注意到办公桌后面还坐着个美艳无双的大美女,笑眯眯的说道:“地道,在国内很难搞到这么纯正的蓝山,你是从哪弄来的?”

怒视了半天丝毫不见效果,气得宋晰月又坐下了。

但此时宋晰月的脸色却是阴沉的可怕,仿佛下一刻就会暴雨倾至。

这种浓艳型的香水一般只有流连于夜店的放荡女人才会用,但现在却出现在了这个男人身上。

而偏偏这个混蛋就是父亲给她找的未婚夫!

深深吸了一口气,宁晰月面沉似水的问道:“萧正,对吗?”

“对,是我。其实早晨喝咖啡对身体不好,你以后也少喝点。”萧正漫不经心的答完,然后相当自然的拿起宋晰月的杯子,跑到饮水机那里接了杯清水。

“萧正!你难道从来不懂得尊重别人吗?!”宋晰月再度站了起来,质问道。

“我怎么不尊重你了?”萧正一脸无辜。

“那个杯子是我的!”

“咱们用分的这么清吗?”萧正喝了口水,目光清澈的反问道。

“你……我……”宋晰月气的哑口无言。

宋晰月怒视着对方,而萧正却是毫无压力,放下杯子后,点燃了一支香烟,然后笑咪咪的看着宋晰月。

这回老宋没坑自己,他女儿果然是个极品美女。

如瀑的秀发高高盘起,露出那如天鹅般高贵的洁白长颈,耳边那简单的三角形镶钻耳坠,给她那高贵的气质又增添了一抹俏皮。

清丽绝美的小脸即有着东方美女的神韵,也有着西方美女的娇艳,精美的五官没有一丝瑕疵,皮肤娇嫩白皙,吹弹可破。如月弯眉下是一双黑宝石般清澈纯净的翦水秋瞳。

身材姣好,是典型的黄金比例。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套裙将她曼妙的身材勾勒的诱人无比,窄裙下是一双裹着黑色丝袜的浑圆性感美腿,那双穿着10公分漆皮高跟鞋的小脚一晃一晃的,绝对能搅乱所有男人的心。

“嗯,不错不错,勉强能打八十分。当初我还怕宋叔忽悠我,把个没人要的烫手山芋塞给我呢。现在看来宋叔还是很靠谱的,至少带出去不寒碜。”

萧正抽着烟,不紧不慢的品评道。

还勉强八十分?!

还至少带出去不寒碜?!

我倒想看看你眼中的一百分,到底长什么样!

淡定,淡定,我才不和人渣一般见识呢。

三个深呼吸之后,宋晰月才让自己勉强冷静下来,她面无表情的说道:“萧正先生,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是不可能嫁给你的。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之中。”

“你的意思是你不同意?”听了宋晰月的话,萧正第一次认真起来。

“不同意!”宋晰月说的斩钉截铁,同时心里还有着一丝报复的快感。

哼,让你说本美女才八十分,让你玩欲擒故纵,这回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本女王也坚决不同意!

“太好了!”萧正的兴奋溢于言表,站起来搓搓手,脸上挂着小激动。

“你什么意思?!”宋晰月美目含煞的问道。

“就是字面的意思,你这气场一看就是女强人,女强人一般都是事业为重,家族婚姻什么的都得往后排,你说我一个激动四射的大老爷们,回头你没事总让我独守空房,完后还不许我到处乱射,我娶媳妇图的啥啊。”

“还有……”萧正表情诡秘的凑到近前,又低声说道:“据传说,女强人大部分都是内分泌失调,并且大姨妈来的时候,不仅周期长,而且量也猛,听说像决堤的……”

“你个王八蛋!你给我滚!老娘告诉你,想娶老娘的人能从天.安.门排到八达岭,我死也不会嫁给你这个人渣的,你给我滚!”

宋晰月平常是个很理性的女人,极有少情绪激动的时候,但现在她却是让萧正气的七窍生烟。说话的同时,她顺手抄起面前的文件夹,冲着萧正就飞了过去!

萧正一伸手,轻松搞定,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你看看,还没结婚呢就开始家暴,这要是娶进门,早晚有一天得谋杀亲夫。”

“滚!”宋晰月气得已经咆哮了,同时又奋力掷过来一个文件夹。

萧正再次轻松接住,微笑说道:“淡定淡定,生活如此美妙,你却如此暴躁……”

“你去死吧!”不等他说完,又一个文件夹呼啸而至。

“我死了,你不成小寡妇了吗?”

“……”

到最后,宋晰月把手头的文件夹都扔了过来,也没打着萧正一下。

看到这个一脸贱相的死人渣,以及他面前那撂整齐的文件夹,宋晰月怒不可遏。

丧失理智的她,大叫一声扑了上来!

“没完没了啦?你再打我可还手啦。”萧正边躲闪着,边说道。

“你打呀,你有本事打个试试?!你个混蛋,你给我滚……”暴怒下的宋晰月哪里理会。边叫嚷边追打萧正。

“你个小娘皮,还反了你了,今天老子要好好振振夫纲!”说着话,萧正伸手一擒,抓住了宋晰月的手臂。

然后稍一用力,把她的手臂反剪背后,搂在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