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保镖

第7章 契丹人

正当萧正在这纠结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缓过来了,她抹抹女儿小脸蛋上的泪花,温声说道:“妈妈没事,刚才只是难受了一小下,咱们走吧。”

然后她牵着女儿,视若无物的从萧正身边走过。

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萧正心如刀绞。

可这又能怪谁呢,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萧正随后又抽了两支烟,才让心情基本平复下来。

因为这次意外会面,萧正也顿时没了看景的兴致,他扭头开始往回走,准备回家洗洗睡了。

到家门口才想起大门已经换了锁,还是老办法,拣起那根小铁丝,三下两下把门捅开。

刚一进门,就见一道黑影呼啸袭来,萧正反手一捞,然后定晴一看——我靠,落地大台灯!

再顺着灯杆往那边一瞅,只见宋晰月手握台灯柄,正虎视眈眈的瞪着他那!

“你疯了!这么玩会出人命的,你知道不知道?!”

“废话,谁让你不好好开门的!”

“我可得有钥匙啊!”

“那你不会叫门!你撬门我当然以为你是小偷啦!”

萧正瞬间想起了《史密斯夫妇》,这特么哪是过日子啊,这简直是玩命。

不过这次他得承认,人家宋大小姐说的有道理。

他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家,听到有人撬门,有这种反应已经很勇敢了。

萧正往沙发上一斜,来个葛大爷躺,懒洋洋的问道:“同居协议起草的怎么样啦?”

宋晰月从自己屋出来,丢给他一把钥匙,阴着小脸答道:“快啦,瞧你那死相吧。”

“来,小月月,拿给朕看看。”这货半死不活的叫道。

“月月你个头!以后少叫我小月月!再叫我就把你咔嚓成皇上身边的太监!”宋晰月瞪他一眼骂道。

“那你岂不是成了太监的女人?好了好了,别瞪眼,那你慢慢写,哥去洗个澡,不许偷看哟。”萧正说着话走进了卫生间,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直接扔进了洗衣桶里。

“死相!”

镜子中映出的男人体格健壮,身材修长。那古铜角的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迷人健康的光泽,充满爆发力的肌肉给人以很强的视觉冲击力。

如果非要挑出一些瑕疵,那就是这个男人身上的伤痕实在太多了,纵横交错之间,诉说这个男人过往的不凡。

但最让人触目惊心的还是他胸口处的伤疤和纹身。

那里纹着的是一匹怒目勃发,雪白毛发上有着班班血迹,仰天长啸的雪狼!

而在这头雪狼脖子下面的部位,有一个巨大的贯穿伤疤。让人很难想像在受到这样致命的伤害后,萧正是怎样活下来的。

任凭凉水冲击着肌肤,萧正轻轻的抚摸着雪狼纹身上这个致命的疤痕,脸上不由的泛起了一丝的痛苦,一道道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队长,你一定要活下去!你就是我们的希望!”

“老大,你必须要活下去,要不我柱子死都不会瞑目!”

“正哥!我走了,来世我们再做兄弟!”

“……”

砰!

此时的萧正满脸痛楚,双眼已经变成了一对血瞳!

他像发疯了一样,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卫生间的墙壁上!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萧正嘴里发出低声的嘶吼,用力捶打着墙面,此时的他精神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你神经病啊!又在里面抽什么疯那!”,正在这时,卫生间外传来宋晰月不满的喝斥声和敲门声,将他从崩溃的边缘险险拉了回来。

“我没事,你写你的,不用管我。”萧正无力的嘟囔了一句,拍子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振作起来。

“神经病。”外边宋晰月也是嘟囔了一句,然后回到了方桌前。

听着宋晰月远去的脚步,萧正长吁了一口气。

随后他用毛巾轻轻擦拭着身体,脑海中又回忆起宋猛的样子……

“正子,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你要答应我,照顾好我妹妹。”

“闭上你的鸟嘴!哪次出任务都来这套,放心吧,祸害活千年,你丫铁得活呢!”

想起宋猛说的话,萧正摇摇头,脸上泛起阵阵苦笑,这货真是个乌鸦嘴。

每次一出任务就先交待后事,而他妹妹永远排在第一位,张嘴必是国色天香风华绝代,什么谁娶了他妹妹都是七世福缘等等。

但这话他只对萧正说,这货就认定萧正是他妹夫啦。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萧正轻声说道:“猛子,你放心,我一定把你妹妹照顾好……虽然这个任务有些艰巨。”

调整好心态后,萧正晃晃悠悠的从卫生间里边擦着头发边走了出来。

“咋样了,宋总?不行我写,您是干大事,起草同居协议实在太屈才啦。”萧正嘴里调侃道。

宋晰月很不满的抬头瞄了他一眼,然后立刻妙目圆睁高声叫道:“你个臭流氓,谁让你围我的浴巾啦!你个混蛋!”

萧正咣当一声倒在了地上,假做抽搐状伸手艰难说道:“快快,我的小心肝啊,我的速效救心,我要撑不住了……”

“吓死你才好呢,拿过来!把我浴巾还给我!”宋晰月无视萧正,走过后凶巴巴的吼道。

“你确定?那好吧,我里面可干什么也没穿,看完你要对我负责任哟~”

“啊,你个渣渣!不许脱!浴巾我不要了!天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要老天这样惩罚我。”宋晰月简直是欲哭无泪。

萧正走到她旁边,用无辜的小眼神瞅着她说道:“这话好像应该我说。一进屋,大台灯差点没让我香消玉殒。然后又厉声尖叫吓唬我。我告诉你,我这人心脏可不好,你老这么一惊一乍的我可受不了,把这条也写上,以后不许无故尖叫飚海豚音,再有第二次,对不起,请走。”

宋晰月怒视着她,气得银牙直咬。

她其实也不是就没其他地方可去,但那都是闺蜜或同学的住处,让他们知道自己一个堂堂的大总裁让老爸逼成这样,那帮妖精非要笑话死她。

所以她宁可天天和萧正在这斗的热火朝天的,也不搬走。

突然,宋晰月的注意力锁定在了萧正那果露的上半身上。

虽然萧正不是那些肤浅的家伙,但当看到一个美女被自己那雄健的身体所吸引,他还是忍不住心里泛起一波小得意。

看了能有三秒钟,宋晰月指着他胸口上的狼头,迟疑的问道:“你是契丹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