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仙界来

第8章 宗师

一边想着,林毅简单将药渣和丹药收拾了一下,便起身过去开门。

打开门,林毅就看到一名穿着练功服的老者,和一名身着短裙白色丝袜的少女,正站在门口四处张望。

这俩人,正是之前在商场见到的爷孙俩。

看到林毅之后,少女不耐烦的抱怨了一声:“你怎么住这破地方,真是让我们好找,车都开不进来。”

听到少女这话,老者微微皱起眉头,他沉声道:“茹萱,不许胡说。”

“爷爷。”宁茹萱有点不乐意,她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爷爷会对这么一个小人物如此尊敬。

毕竟在整个燕州,哪个大人物见到他,不尊敬的叫一声宁老,而这小子却一点规矩都没有,这令她更加恼火,如果不是爷爷在边上,她早就出手教训他了。

宁图安倒是没在意,眼前这青年,足以令他如此尊敬,他忙走上前,笑着问:“林先生,请问方便进去交谈吗?”

林毅点点头,拿了人家的人参,自然要办事:“你们进来吧。”

将宁图安和少女带进小院,坐下之后,林毅才淡淡问道:“你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吧,我时间有限。”

“你这什么态度,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我爷爷亲自来见你,是给你面子,你……”宁茹萱愤怒道。

林毅眉头微皱,双眼猛的瞪向宁茹萱,宁茹萱顿时感觉一股强大气势袭来,吓的她不由后退几步,扶着墙,才勉强站立。

前世林毅可是修仙界一尊杀神,死在他手里的修仙者,不计其数,一身杀气便能将对手吓破胆,何况一名少女。

如果是前世,谁敢这样跟他如此说话,早就被他一招抹杀,不过这里毕竟是地球,何况对方也没敌意,因此他只是吓吓宁茹萱罢了。

没等他开口,宁图安低声呵斥道:“茹萱,怎么跟林先生说话的,马上跟林先生道歉。”

“爷爷……”宁茹萱扭捏了一声,心里还是对刚才那道眼神有些恐慌,但让她道歉,她还是一百个不乐意。

林毅倒是摆摆手,他不想将修炼的时间,浪费在跟这种人斗嘴上,于是忙说:“算了,你说你的问题吧。”

“林先生,既然大家都是练武之人,我就不废话了……这几年,我一直胸闷气短,可去医院检查,却又查不出缘由,不知道……”宁图安一副学生模样,恭敬的看着林毅。

林毅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轻轻将手指搭在宁图安的手腕上,一番探查,他淡淡道:“你五脏六腑俱损,早些年受过伤吧。”

听到林毅这话,宁图安一脸惊讶,即便是一旁一直对林毅不屑一顾的少女,此时也激动道:“林毅,你连我爷爷受过伤都能看出来?”

“呵呵,这有什么难的。”林毅笑了笑,他也没说大话,宁图安这种级别的人物,在他眼里基本就是透明的。

宁图安平静之后,才兴奋的点了点头:“林先生,我早些年的确被一名外径武者所伤,不过这已经有很多年了,而这病是这两年才有的……”

所谓内劲武者,是地球上练武之人的级别,分别为淬体,内劲,外劲,宗师四个等级。

林毅现在的练气初期,相当于武者中的宗师,虽然对于地球上的武术了解的不多,但根据前世的记忆,基本也能了解个大概。

听着宁图安的解释,林毅笑着说:“这很正常,以前你身体强健,自然感受不到,随着你身体渐渐虚弱,那些伤也显露出来,加上你疏于治疗,现在有恶化的趋势,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会致命。”

“恶化?”宁图安脸色一变,他急切道:“不知道林先生,你有没有治疗方法?”

林毅想了想,掏出一枚小固元丹递给宁图安:“这是我炼制的小固元丹,你可以试试。”

“这药……”宁图安犹豫了一下,虽然眼前这青年很强,但毕竟只见过一次,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林毅自然能看出来他想的什么,他拿出纸笔,将丹方写出来递给宁图安:“这是这小固元丹的丹方,所用的药材都在上面,稍懂药理都知道,这些药有固本培元之效,我只是稍加炼制,让药效增强十倍罢了。”

听到林毅这话,宁图安忙接过丹方扫了一眼,他的确懂药理,这些药没问题,而且这丹药内充斥的浓郁灵气,也令他惊讶:“这……这丹方太过珍贵,林先生……”

“没关系,这丹方就算给你,你也炼不出这种药。”林毅淡淡道。

说完,林毅扫了宁图安一眼:“另外,你这运功方式有问题,也是你病发的原因之一。”

“什么,这可是我们宁家祖上传下来的运功方式,怎么可能有问题。”宁茹萱忙辩解道。

宁图安虽然没说话,但显然对林毅的话不太相信,林毅也没多解释,而是笑了笑。

看着林毅手中丹药,宁图安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接着他看向身旁少女,忙说:“茹萱,让你准备的东西,带来了吧。”

“带来了。”少女连忙应了一声,然后将一张信封递给宁图安。

宁图安接过之后,直接放在林毅身旁,忙解释道:“林先生,这里是一张十万现金的银行卡,算是今天的诊金。”

林毅没有拒绝,直接收下,当前他最需要的就是钱,也没必要跟人客气,毕竟他做的事,给对方带来的好处也不会少。

接着宁图安忙说:“林先生,既然你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随后宁图安便带着孙女宁茹萱匆匆离开,俩人出门之后,上了一辆黑色轿车,便往远处驶去。

车内,宁茹萱有些不解,平时爷爷在燕州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今天怎么对这小子如此恭敬,她好奇问道:“爷爷,这个林毅,到底是什么人?”

宁图安知道孙女的疑惑,他苦笑一声:“他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却知道他是大人物,一位宗师级别的人物。”

“宗师,你说的是……”

宁茹萱心里一阵狂跳,一个呼之欲出的词语,在她心中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