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妃传

第1章 相府(1)

安盈至今都没想清楚,她是怎么被关进来的。

只依稀听说,似乎是筵席里有哪位宾客突然中毒,相爷迁怒,将相关人员一股脑地下了狱。安盈是厨房里帮工的,平日里就切切菜啊、看看火、打水挑柴什么的,连锅铲都没摸过,却也成了被殃及的池鱼,稀里糊涂便下了狱。

这里是京兆府的私牢,毕竟,有人在相府中毒的事情可大可小,相爷还不想闹得满城皆知。

他们是打算动私刑了。

安盈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和厨房里其它几个女帮工关在一间大牢房里,远远到,听到黑糊糊的长廊那头有凄厉的惨叫,声音每传来一次,她们便抖上几抖,有两个胆小的,已经吓哭了,抱在一起哭爹喊娘,好不凄惨。

安盈还算镇定,双臂抱着膝盖,坐在墙角,低着头想自己的心思。

和她一起被丢进来的女孩子中,像她这样冷静的,似乎并不多见。

其实,如果此时有人摸一摸她的手,就会发现,安盈也早已经吓得手足冰凉了。

她只是硬挺着罢了。

和她一起被扔进这件大牢的女帮工都已经吓得够呛,就算那些没哭的,也贴着墙、凄惶如厨房那些待宰的动物。

除了安盈,这里只有一个人和安盈一样镇静。

那个人不是相府的,而是在她们被扔进去之前,就已经在里面的女犯人。

女犯人的衣服已经脏得看不清颜色,浑身都散着臭气,头发蓬松凌乱,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全部打着结,发色有点发黄,耷拉下来,遮住了脸,看着像个疯婆子。

其他人都离她远远的,只有安盈坐在了她旁边。

至少,她很安静,不像那些哭哭啼啼的人,吵得安盈心烦意乱。

就这样漫无目的地等了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早晨,牢头带来了一个消息。

因为实在找不到主凶,相爷大人秉承宁错杀三千、不放走一个的原则,要将她们全部闷杀。

随着消息一起来的,还有牢头递进来的断头饭。

牢房里这次真的是哭声一片,安盈也坐不住了,她扫了一眼色香味俱全的‘断头饭’,身体往旁边挪了挪,推推那个‘疯婆子’,问,“你是怎么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