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宠妃

第6章:请旨

薛怀远面见太后,推荐容语诗为晋王妃候选人,得到了太后的同意。只是,宫廷中的决定还没有传到容家。

在太后让薛怀远选人的时候,薛怀远就曾向容旭然等自己的亲信说要推荐语诗的,只是此事在未成之前还只能是个设想。容旭然回家同妻子提过,如果成了,他们就要变成皇亲了,只是现在女儿正和顾锦南相处,顾锦南也是很不错的女婿之选。妻子很是担心,所以并不同意把女儿嫁给晋王,她说:“若是嫁进王府,我们今后就很难再见着女儿了,何况,王府里情况复杂,语诗如何应付?你不能不顾及女儿的幸福啊!”

“我也承认顾锦南很不错,对女儿也贴心,你问过语诗的意见吗?她对他有意吗?愿意嫁他吗?况且,现在他们只是在交往,至于今后怎样,顾锦南也没有明说。难道我们的女儿要一直等他吗?再者说了,太后会不会同意还不知道啊!”

“薛大人要是非要让语诗嫁过去的话,太后也不会反对的吧!我觉得此事还是要女儿同意再说吧!只是如此一来,我们如何面对锦南?”容夫人很是为难,“不如,我找语诗来问一下她对顾统领有什么想法吧!如果她没那方面的意思,就没什么问题吧!如果她喜欢锦南,我会支持他们的!”容夫人如此说。

只是,身为当事人的语诗完全不知自己的婚姻已经在暗中决定了。

就在母亲询问她和顾锦南之间的事时,语诗不知该怎么说。母亲问她是否喜欢他,她摇头笑答:“女儿根本就没有喜欢的人!顾大哥对女儿很好,只是,女儿觉得他就像是大哥一样。难道你们不是想我嫁给他吗?”母亲被问住了,之前是有这种打算,现在要把女儿嫁进王府了。现在语诗的婚姻不再是容家自己的事了!

顾锦南也是丝毫不知语诗已经被选做晋王妃了,他没有向任何人说自己喜欢容语诗,要娶她做自己的妻子;但是所有人都看出来他就是这么想的。他的好友还问他为何一直在等?他只是没有完全明了自己的心意,他不确定语诗就是自己要相守一生的人,至少,他还没有来得及向语诗的父亲提及此事。他也看得出语诗对自己总有些疏远,两个人总是保持着一段距离,无法更进一步。她也在犹豫,也在退却。有很多次他总有想吻她的冲动,可是每一次他的理智都把他控制在安全范围之内。

再说这件婚事的决策者们,太后正式同意了晋王迎娶容语诗为王妃,薛怀远便禀报了皇上。此时正值荷花盛开的季节,皇上在太液池的“流韵亭”中作画召见他。皇上一面画着池中无边的荷叶,一面听着他讲。

“既然你如此想,那有合适的人选没有?”他低头描画着,问道。

薛怀远坐在一旁,说道:“老臣向太后推荐了内阁学士容旭然之女!”

“哦?”皇上停下笔,看了薛怀远一眼,又低头继续画,问道:“为何?”

“不知圣上是否记得,您在即位之前容旭然曾教习过您和晋王的功课?他颇有才学,老臣也极为欣赏,因此一直都有关注。”他向皇上陈述,只听皇上“哦”了一声,便继续说道:“去年,臣将他调到内阁,升成内阁学士。容旭然家中只有一位夫人,且感情良好,膝下两男一女,也都知书达理。因为家中一直贫寒,他的夫人还自己织布来卖,补贴家用。他的女儿自幼熟读经书,颇有女才子之誉,臣还听说这女子还懂得一些医术,很是好学。”

“是吗?”皇上说道,“被你夸得这么好,为何没有被选入宫?难不成有什么毛病?”

“当年选秀女之时,这姑娘生了一场重病,所以未能参选。”

皇上便问她多大了,薛怀远答曰“已经16岁了!”

“朕听你刚才这么一顿夸,怪不得连母后都会被你说动,只是,都这么大了还没嫁出去,难道样貌丑陋?如果真是这样,五弟可是不会同意的!”

薛怀远抚着他的山羊须,笑道:“皇上果真如此想?此女虽无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也是生的相当清秀可人的。臣曾在容旭然家中见过此女,聪慧伶俐,对于天下之事也有相当的见解,就连臣都会被她问住。是一位很特别的小姐!”

“女人太聪明是没有用的,特别是在这皇室!”皇上十分冷淡地说道。

薛怀远走过去,接替刘全为皇上研磨,说道:“正是因为她是一个聪明的姑娘,才需要她做晋王妃。不仅能克制住晋王,还能让方方面面接受,她是最好的人选!”

“那就这么定了吧,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皇上问道。

“容语诗。”

“啊,容语诗,还真是个好名字。如果这个容语诗真是那么出众的话,朕想,五弟也应该不会不满吧!”皇上说道,“你们拟旨吧!选个好日子,给五弟嫁过去!”

“臣领旨!”薛怀远答道。

“薛爱卿,你看朕现在画画是不是大有长进了?”皇上指着画,薛怀远一看,整张纸上就画了一枝花苞立于一片荷叶旁边,他看了看皇上,笑了,皇上也冲他微微一笑。薛怀远深知皇上秉性如此,如果不是亲近之人,根本不会明白他。皇上提起笔,在纸上写下三个字:八月荷。薛怀远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