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剑主

第8章 大丈夫有所为

沈奕发现带龙香雪出来绝对是一个错误的决定,龙香雪实在是太贪玩了,从后门偷偷出来之后就没有消停过一刻,什么害怕小贝孤单完完全全是骗人的,她根本就是想要玩而已。

“不要苦着一张脸嘛,我真的是出来买猫儿的呀!”龙香雪嘻嘻笑道,擦掉嘴边的糖渍。

这话沈奕又如何会信,他现在只想将龙香雪弄回去,只是现在的龙香雪就像是脱缰的野马,想要劝她回去,根本就不可能。

对二小姐,沈奕总不能用强,所以唯一期盼的就是她自己玩累了,然后乖乖回去。

“咦,前面围了好多人哦,一定有什么热闹,我们快去看看!”龙香雪兴奋的叫道,抓着两串冰糖葫芦就往那边冲去。

沈奕摇头苦笑,就二小姐这种性情,想要不出意外也难啊。

沈奕无可奈何,只能跟上去,不然龙香雪若是有什么意外,他的脑袋随时都可能会搬家。

“沈奕,快过来扛着我,我看不到!“龙香雪在人群之外用力跳了几下,根本就看不到里面,顿时小脸不开心起来,命令沈奕过来扛着她。

沈奕自然没得选择,让龙香雪坐在他的肩膀上,举得高高的。

龙香雪十四岁,身轻体柔,对已经是武者的沈奕来说实在没什么重量,反倒肩头被龙香雪香香的翘臀包裹,自有种软弱舒服在其中,让人心头一荡,不过沈奕很快就收敛心神,对方是二小姐,沈奕万不敢有非分之想。

而且十四岁,只能算是孩子,沈奕也没兴趣。

“臭婆娘快滚开,本少没工夫跟你废话,滚!”一个身穿流云袍的贵气少年指着地上的糟乱妇女,脸色阴桀的叫道。

“不准走,你这个畜生糟蹋了我的女儿,想拍拍屁股走人,天理何在!”一个中年妇女跪在地上,死死的拖住少年的腿,老泪纵横,凄厉的叫着。

“该死,你知道本少是谁,本少是流云宗二长老的孙子,你女儿能够伺候我是她的福气,是荣幸你知道吗?!不感恩戴德竟然还敢到我面前哭喊,简直是反了!”少年露出凶狠之色,一脚狠狠的踹在那妇女身上。

少年是流云宗之人,是武者,而那中年妇人只是身体羸弱的普通人,哪里受得了这样一脚,被直接踹飞了出去,口中喷血。

“畜生,你不得好死!”中年妇女悲愤的叫道,十分凄惨可怜。

“来呀,让她给我闭嘴!”少年冷冷的喝道,已经有手下狞笑着走向中年妇女,一把将妇女拎起来,就准备狠狠的扇耳光!

旁边虽然围着一大群人,看着少年欺辱一个无助母亲,但却没有一人敢站出来,流云宗可是盘然大物,谁都不敢得罪,即便心中愤愤不平,却只能当缩头乌龟!

公道自在人心,呵呵,的确只在心中,但在心中的公道,又有何用?

少年面露得色,糟蹋了一个姑娘又怎么样,谁能治他,谁又敢治他?

这种可以为所欲为舒爽,这种无人敢惹的快意,真是让人陶醉啊,一些贱民而已,还不就是流云宗的奴隶,不要说糟蹋,就是直接杀了又如何?

谁敢反对,谁敢?!!

“畜生,给我滚!”

突然有一人高声叫道,并且伴随着一道破空声,一粒石子急速飚射过来,精准的打在了那少年手下的手上,耳光没有扇下去,反倒是他先痛的鬼哭狼嚎起来!

“谁,敢管本少爷的事,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突然出现的反对声让廖狂满眼寒意涌动!

“几个大男人欺负一对柔弱母女,流云宗的人,难道就只有这点能耐?”沈奕冷漠的喝道,从人群中走出来。

出手的自然是沈奕,虽然对方是流云宗的人,而且身份不低,但沈奕却还是出手了,没有半点犹豫,人生在世,当有所为有所不为,眼睁睁看着一位可怜的母亲女儿被糟蹋却讨不回公道,反而要被羞辱、殴打,这种事,沈奕是做不来的。

公道在人心,但更应该在手上!

流云宗又如何,是男人就应该无所畏惧!

“你说什么,你这是在找死你知道么!得罪了流云宗,只有死路一条!!”廖狂脸色阴沉了下来,竟然有人敢如此顶撞他,这让他恼怒无比。

“流云宗,一口一个流云宗,没了流云宗,你又算什么东西?”沈奕冷冷哼道。

“你……”廖狂被沈奕的话一下噎住,双目射出仇恨的光芒。

龙香雪站在沈奕后面,大眼睛闪亮亮的看着沈奕,小小的心里忍不住有些崇拜。

这里谁都不敢出头,谁都不敢得罪廖狂,但唯独沈奕却敢,在小女孩心中,这就是勇敢,这就是男子汉,这就是英雄!

沈奕的表现,已经让二小姐对他的好感度突突的往上增,只差双眼冒星星了。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廖狂恶狠狠的叫道,脸庞因为阴桀而扭曲起来。

而他的几个手下,纷纷冲了上来,如狼似虎的,一看就是恶仆、凶仆,平时必定跟着廖**尽了恶事,这种人,就该狠狠的教训,让他们永远记住今天的痛!

这样,他们才不敢作恶!

沈奕是武者,对方也都是武者,但沈奕却有自信能够获胜,随身佩剑瞬间出鞘,脚步微微一错,基础剑法的架势已经摆了出来,极为简单轻松,仿佛吃饭喝水一般,沈奕已经将基础剑法练成了习惯,可以信手捏来!

基础刀法!

几个恶仆,纷纷亮起手中雪亮钢刀,对着沈奕就是狠狠的砍了下去,根本没有任何留手,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要置沈奕于死地,凶狠冷血,视人命如草芥!

沈奕用柔劲将龙香雪往后一送,长剑划开一个奇异弧度,就将所有刀光全部架开,脚下步伐连续变幻,沈奕在人们目不暇接之中,已经连续变换了数个身位,同样是基础功法,运用的水准高低,已经一目了然!

“欺凌弱小,当斩一臂!”沈奕冷漠的声音传开,雷电元力爆发出来,剑光猛的跳动,【瞬剑击】!

雷电元力配合【瞬剑击】,快到极致的剑光让人根本无法招架,等沈奕收回长剑之时,已经有一名恶仆握着手臂凄惨嚎叫,鲜血直流,一只手臂已经不翼而飞!

“狗仗人势,断你两臂!”沈奕再次说道,【瞬剑击】连续跳动两次,那种速度,完全没有抵抗的可能!

“至于你,当诛!”沈奕剑锋指向那位要扇中年妇女耳光的恶仆,那名恶仆脸色刷的白了下来,冷汗直流,沈奕给他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了!

张张嘴,想要求饶,可是沈奕根本不给他机会,长剑募地从原处消失,【瞬剑击】已经施展开来,直到收剑回来,那恶仆的脖间才浮现一缕血线,已经被瞬间割喉。

“还有你……”沈奕将剑指向廖狂,紫色的雷霆跳动,映出廖狂惊恐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