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主田妻:暖夫喜当爹

第1章 狠心奶奶

柳晓溪死了。

你问她是怎么死的?柳晓溪瞬间就委屈得两眼泪汪汪了。

她只记得,她不久前还在甜品店里,跟自己的基友装逼呢,转个头去逛个街就被雷劈死了。

莫非是真的验证了那句话?

装逼被雷劈?

柳晓溪的自嘲还没结束,头就开始昏昏沉沉的,意识也开始有些浑沌了。

不,不能闭上眼睛,闭上就完了!

然而最后,柳晓溪还是两眼一抹黑,她就这么带着怨念死掉了。

“柳晓溪,命不该绝。天命不可违,特让你还阳再生为人,你就安心的去吧。”

接着柳晓溪的意识开始溃散,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浮沉不着地。并且脑袋里总感觉空空的,没有任何思考的能力,只听见耳边不断重复着的那句话。

痛。

柳晓溪逐渐恢复了意识,却感觉到自己的头锥心的疼,而且耳边还隐约听到一些让她更加烦躁的吵闹声音。

柳晓溪拼命想睁开眼睛起来看看,却发现自己浑身都没有力气,眼皮沉得很,头还疼得慌。

怎么回事?她的头可没有被雷劈中啊,怎么会这么痛?就好像被人拿砖头重重砸了一下一般。

“娘,求你了,喜儿还没死……”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传到了柳晓溪的耳里。

“老二媳妇……白养的赔钱货……”这是一把相比而言比较沧桑而尖锐的老人嗓音。

而这些争吵声,柳晓溪只听得清一些,其他的却有些模糊不清了。

因为此刻她的头痛得厉害,她浑身乏力不得劲,动都不能动,费尽力气也只能强睁开一条眼缝。

遽然看到光,柳晓溪睁眼的瞬间就被光刺得闭上,还有些发酸,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的再次睁开,适应光线。

而柳晓溪的眼睛刚睁开,就被一旁的人看了去,瞬间惊喜的叫了起来,“喜儿醒了?!”

这话刚说完,马上就有三个小孩子瞬间围着柳晓溪面前。柳晓溪看到这些孩子,不禁愣了下。

她很想开口问问,‘喜儿’是谁呢?但是剧烈的疼痛让她没有心思问这些。

“二姐,二姐,你醒啦?”一个大概八岁的男孩,看到柳晓溪睁开眼睛了,瞬间就开心得哭了,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

这期间,一个大概十四五岁的男孩腾地站了起来就跑出去了,一边跑还一边喊,“爹、娘,喜儿醒啦!喜儿醒啦!”

喜儿醒啦?

一句话让房外的人都呆住了,随即,柳晓溪听到了一阵凌乱的跑步声,房间里就进来了人。

首当其冲的,是一个面容蜡黄,身形瘦小的妇人。这名妇人看到柳晓溪微微睁开的眼睛,顿时喜出望外。

“我的儿啊,你总算醒啦!”说完,就猛地拉住柳晓溪的瘦小的手,使劲的哭着。

柳晓溪的头本来就疼死了,被她这么一叫,头更疼了。而且她的喉咙也很干,张了张嘴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挣扎了一番,最后柳晓溪因为身体的伤势严重,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得出来,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那妇人见了,脸色都吓白了,她把手放到柳晓溪的鼻下,还有些微弱的呼吸,她连忙跪下求着随后进门来的老妇人。

“娘,我求求您,请大夫救救我的喜儿吧!”说着,妇人就哭着猛地朝着老妇人磕起头来了。

那劲道可是不要命了,不久妇人的额头就见了红了。旁边的孩子看到了,可都吓坏了,大声的哭着。

而在床上躺着的柳晓溪,在晕死过后,她的灵魂突然飘了出来,然后惊讶的看着眼皮下这些人。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怎么会灵魂出窍了?还有,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那个躺在床上瘦弱的小女孩,难道就是自己刚才附身上去的那个?

而,这时候刚出去喊人的少年,一见自己的娘都出血了,心都被揪紧了。

“奶,我也求你!”说着,这少年就跟着自己的娘磕起头来了。

刚进门的男子,看到自己的妻儿这般,他快步过去拉起自己的妻儿,然后自己重重的跪在地上。

“娘,求你救救我们喜儿!”

看到这里,柳晓溪还有什么是看不懂的,她皱着眉头,心里也慢慢整理出一些思路,暗道自己可以是遇上了穿越潮流了。

只不过,自己穿来的这家,似乎过得不太好啊。这个被喊作奶的人,似乎想对自己见死不救啊。

卧槽,老娘好不容易再活过来,难道就要这么死掉了?要不要这么残酷?

这老妇人哪里见过这般不要命的架势啊,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虽然心疼自己的孙子,但是心里还是更心疼那请大夫要花的银子,这年头,有空死都没空病的,毕竟那看病花费的钱银高昂得很呢。

而且老妇人当了这么多年婆婆,心早就被惯坏了,她最讨厌就是被人逼着干事,她心里老大不愿意。只是看着那妇人额头上的伤,老妇人又感觉有些触目惊心。

“我……”

这老妇人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就传来柳家老爷子的怒吼了,“人命关天,你这老婆子还在犹豫什么,救孩子要紧,还不快给钱老二去请大夫!”

说完,老爷子就气呼呼的走了,还囔囔着让门口的人都离开。

柳家这里这般吵闹,一些住得近的邻居早就围在门口看热闹了。这老婆子还这般不上道,脸面都被她丢没了。

这些邻居见老爷子来赶人了,这才撇撇嘴都离开了。只是柳家这老婆子偏心的做派,这附近的人家哪个不知哪个不晓的。

老婆子听了之后,虽然肉疼,但是还是不敢违抗家里顶梁柱老爷子的意思。

于是老妇人狠狠地瞪了那妇人一眼后,就冷哼一声骂骂咧咧的离开了。再回来的时候,就把一个荷包扔到了众人面前。

“去吧,去救那赔钱货吧,一个个都是狠心的白眼狼!”说完,就黑着脸扭过腰身出去了。

众人狂喜,对于老婆子这样的行为,似乎已经麻木了,只要有钱看大夫就行。

“孩子他爹,你赶紧去吧,把莫大夫给请过来!”妇人喜极而泣,抹了抹眼泪,捡起荷包就塞给自己男人手里。

男人听了后点了点头,紧紧拽住荷包,一张黝黑的脸上满是喜悦,当下什么也不管,一出门就飞奔去莫大夫的家里了。

莫大夫很快就被这柳老二给拖了来了,莫大夫抱着自己的药箱,因为赶路的问题,额头上已经出现了细数的汗珠。他老人家气还没顺呢,就被柳老二急急的请进了房间里。

进去后,查看了柳喜儿的伤势之后,这莫大夫也不禁叹息一下。

“可怜见的,你们若是迟一步来,老夫也是回天乏术了!”

莫大夫的话,让在场的人听了之后身子都震了震,心里不住的后怕。

“莫大夫,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喜儿!”柳顾氏听到莫大夫这么说,从头到脚趾尖都凉了。

莫大夫点点头,摸了摸他的胡子,说道,“这是自然的,只是这药钱……唉!”

这柳家的情况,在这上沿村村里人都知道的。柳家老婆子是偏心都偏得没边儿了,这二房一向是干活多吃得少,即使如此还总不受柳家老婆子的待见。

这药钱,怕是难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