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法则

第1章 马烈的道理

到底摸还是不摸呢。

前座女生的头发披散在后背上,很长很亮眼,真正是光彩照人,看得后座的马烈直咽口水。

作为一个长发控,他很想伸手摸上一把,亲手感受一下洗发水广告里所说的“丝般顺滑”。

但是马烈终究没敢,因为这是高老庄的课。

东海大学是东海市数十所高校中最难打混的几所之一。

经济管理学院又是东海大学里最不好混的院系之一。

这位外号“高老庄”的老师是经管学院里最难缠的老师,没有之一。

“在这个案例中,奢侈品的关税应该这样计算……”

高老庄在讲台上唾沫横飞地讲着课,马烈无聊得要死,又不敢打瞌睡,只好挑起前座女生的一小缕头发,无聊地在圆珠笔上绕圈儿打结,心里琢磨着这个女生的脸蛋能打多少分。

依照他阅女无数得来的经验,背影好看的女生脸蛋儿肯定不行,能及格就不错了。

“杭雪真。”高老庄突然停下讲课,往马烈这边一指,“你上来解下这道题。”

前座女生站了起来,她的头发使劲扯了一下马烈手里的圆珠笔,头皮骤然吃痛。

“啊!”

一声尖叫,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国际贸易是几个不同专业的班级一起上的大课,阶梯教室里足有两百三个学生,他们全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马烈恨不得把头埋到桌子里。

高老师下了讲台走过来询问。

叫杭雪真的前座女生很镇定地掩饰了过去,只说是自己起立的时候脚扭了。

听她居然没有供出自己,马烈既是庆幸又不无感激,心想还是好人多啊。

听说是扭了脚,高老师示意杭雪真赶紧坐下,不用解题。他转身正要返回讲台,目光却无意间落在了杭雪真背后的头发上,发现上面还挂着一支圆珠笔。

那是马烈的笔,笔帽上用杭雪真的长头发打着结。

看看杭雪真身后的马烈的尴尬表情,高老师立马什么都明白了,重重敲了一下他的课桌,冷着脸说:“马烈,站起来!”

马烈老老实实地站了起来,低着头。

高老师半笑不笑地说:“你好像累积了三十几个学分没修了,是三十几个?”教室响起了一阵低低的窃笑。

马烈低声说:“三十八个。”

高老师冷笑:“你还有脸说!三十八个学分?累积四十个学分没修就得退学,等于是说再挂一科你就要滚蛋了,还有脸上课做小动作,扯女生的头发?亏得她还好心护着你,真是不值!”

“同学们,下周三的国际贸易课期未考试,难度会有所提高,请大家作好准备。”高老师当众宣布了一个噩耗。

满堂学生齐刷刷地再次看向马烈,目光很复杂,包含着同情,也包含被无辜连累的埋怨。

马烈低头咬紧了嘴唇,心里明白高老庄这是说到做到,就是存心想让自己再挂一科,然后退学滚蛋。

马烈觉得有点头疼。

下课铃响,高老师黑着脸扭头就出了教室。

马烈本来还有心想先道歉再道谢,借机跟杭雪真套个近乎的,她却直接拎起书包冷着脸快步走了,都没有回头看过一眼。

马烈心情不太好,闷着头慢慢地收拾起桌上的一本英语教材准备走人。他不管上什么课都只带这本英语教材,到不是因为他有多喜欢英语,而是这本书够大够宽,趴在课桌上睡觉当垫子用刚刚好,而且还能接住睡觉时流下的口水,算是上是他的随身法宝之一。

马烈的死党李亚明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说:“哥们儿,别担心。下周考试的时候我罩着你,你抄我的,我拼着受处分也要让你过!”

马烈心头微暖,笑着在李亚明的胸前捶了一拳:“你自己能过关就谢天谢地了,哪儿能顾得上我?”

两人有说有笑走出阶梯教室,一个留着板寸头的男生拦住马烈,很生硬地说:“哥们儿,咱们谈谈。”

“我跟你不是哥们儿。你有话快说,我还得赶公交车。”马烈也没什么好脸色。

他认得这家伙,名字好像叫孟威,是个富二代,仗着有票子有背景,在大学里混得风生水起,也算东海大学里的一号风云人物。

“你干嘛要骚扰杭雪真?干嘛要偏偏坐在她后面?你是不是想打她的主意?”孟威咄咄逼人,连珠炮似的发出质问。

“我就无聊扯了下她的头发,怎么就是骚扰了?教室哪儿有空座我就坐哪儿,为嘛就不能坐她后面?我又打她的什么主意了?”这些话说出口了,马烈才回过味儿来,意识到自己没必要跟他解释,于是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你凭什么问我?这些都关你屁事啊?”

他推开孟威拦在身前的手臂想走人,孟威很自然在他胸前推了一把。

马烈很干脆地直接抡起自己的随身法宝,就是那本吸收了无数口水后变得奇厚无比的大开本英语书,一书扇在了孟威的脸上,等于抽了他一个巨大无比的耳光。

“你……你敢打我?”

孟威眼冒金星,鼻尖和脸颊被抽得通红,火辣辣的痛。他有点懵了,很吃惊这个不起眼儿的穷逼学生竟然连狠话都不放一句直接动手,就连马烈的死党李亚明也觉得有些意外。

孟威很想扑上去跟马烈拼上一把,但他知道自己打不过,更何况马烈旁边还站着一个人,但要是就这么算了,又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马烈很冷淡地说:“孟威,咱们既没交情也没仇怨,你推我一把,我打你一下。一下对一下,扯平了。以后你泡你的杭雪真,我泡我的方便面。你别来烦我,我也不挡你的道儿。”

孟威捂着脸颊,咬着牙,没有吭声。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听到了。我还得赶公交车回家,先走了。”马烈撂下这句话后,招呼李亚明一起走了。

出了教学楼,李亚明早就憋不住的笑意终于释放了出来:“哈哈,烈哥,你行啊!他推你一下,你扇他一脸,这也能叫一下对一下扯平?”

马烈认真地说:“对啊,我是讲道理的,不乱欺负人的。”

李亚明笑得更厉害了:“烈哥,你这是讲的什么道理?”

马烈停住脚步,环顾空旷辽阔的东海大学校园,遥望天空和自己身处的这座千万人口的大都市,若有所思地答道:“讲的是我马烈的道理。”

挂科太多就要退学滚蛋,这是高老庄的道理,也是学校的道理。

穷逼学生就不可以打校花的主意,甚至坐在她背后也不行,这是孟威的道理。

但这些都不是他马烈的道理。

马烈隐约有一个梦想,他想让整所大学,整个城市,甚至整个世界都听他讲道理,讲他马烈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