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毒妃

第6章 他哪门子气

其他的三人,君梓琳倒是并不算太忌惮,最重要的是这个章世子。此人不想娶她,如果还在暗中杀她,那就太可恨了。虽然自己上了她,可在这个世界女子的清白岂不是比男子更重要么?尤其是君梓琳也觉得恶心,她恨自己沐浴时没有多洗几遍!

“开始吧,君小姐。”

说话的是四皇子,正在用那低哑的声音,翘着唇淡笑地看过来。君梓琳点头朝前走去,手放在他的脉息上,另一只手却是捉着四皇子的大掌,并轻轻按了按。同时秀眉轻蹙!

在密室之中,虽然到处都是黑暗的。但君梓琳前世是法医,对擅长摸死人,活人的话更不例外。

那男子的手掌极大,还有着薄薄的茧子,那五指手骨非常隐约小指非常修长,略显粗糙的大掌上,小指就很是异类。可是现在这四皇子的手掌,却是非常细嫩的,说是女子的手也不为过,只是比女子略显得大一些。

正在这时君梓琳的手被四皇子周锦墨猛然反握住,她一惊,回神瞪大了眼睛望着他。这一刻,心头有刹那间的惊恐。但在意识到眼前并非是她验的尸体,而是活的人时,君梓琳松口气。

她的神情所思所想尽数落在周锦墨的眼中,他勾唇而笑,一边处尚有一个浅显的酒窝,显得他和蔼而令人亲近,“梓琳小姐,脸却是不错,倒是副好相貌。”

君梓琳一怔,正想说什么,挨着四皇子的冠勇侯露出抹坏坏的笑,朝她看来,“君小姐,现在能给本侯瞧了吧,本侯可还等着呢!”

“等等!”君梓琳还没说话,斜侧里突然响起道尖锐的女音,“琳妹妹,你还没说四皇子的病况如何?”

傅绫萃朝着君梓琳质疑问道,阻止她蒙混过关。

君梓琳听后,略皱了下眉头,并咬了下唇。傅绫萃看到后,立即便笑了,故意说道,“若是琳妹妹瞧不出来的话,便也不勉强了。只是你现在不应该再握着四皇子的手了,不是么?”说着这话,她扭头往章世子处无奈地看了眼。

那章世子见此,立即便认定君梓琳还是跟从前一样,见着漂亮男人就移不开眼!不仅是个傻子,还是个爱美男的**傻子!

紧握着拳,章世子磨着牙,朝君梓琳盯过去,作势她若说不出什么,便要立即将她逐出去。

“其实四皇子您……”君梓琳有些欲言又止,她微微倾身状似要单独与四皇子一个人说,声音也压得极低。在四皇子鼓励的眼神之下,她只道,“皇子殿下您……与下面的侍妾行房时最好不要、不要点薰香。需知道那香可是对您延绵子嗣有伤害的,杀精。”

虽然她的声音压得极低,但是场内的人除了傅绫萃等官家小姐之外,其他人都是有着武功的,稍一静气,立即便将君梓琳所说的话尽收耳朵。

四皇子周锦墨一听,神色蓦然一震,他习惯以用微笑掩饰,可是此刻他的笑却僵硬到难看。颊边的那个小酒窝,此刻形如黑影般刻在他的脸上,显出一种坑洼般的难堪!

冠勇侯听到后,忌讳地收了笑。

章世子神色僵冷住,呆呆地站在原地。

而晋王则形如没听见般,依然在饮着茶水。

说罢了话,君梓琳略感到几分尴尬,她本不想说的,可是如果不说的话,她就查不出凶手。她必须留下来才行。只是不知是否得罪了四皇子。抬眸,但见着四皇子已恢复如初,捏了捏她的手,颔首放她离开。

旁边的乔大夫一看这情况,顿时抹了把汗。他刚刚为四皇子诊了疾,可是完全没有诊出来呀,这位君小姐是误打误撞吧?

君梓琳接着朝冠勇侯而去。

结果这位侯爷连连摆手,把人推向主座,指指上首的晋王,“琳儿你看,晋王在那里等着你呢,你过去吧,等为晋王瞧完,本侯再看。”

“可是……”

见君梓琳皱眉头,冠勇侯连忙说道,“晋王的腿残了,现在正等着站起来,本侯这点小伤,无事无事!”

被他连连挥手,君梓琳只好来到晋王面前。反正也跑不了冠勇侯。只要所有人都瞧了,剩下冠勇侯,那答案便显而易见。

晋王周烬面上无色,在君梓琳想要诊脉时,他反而收回手去,并将自己腿上所盖着的玉锦掀开,露出修长的双腿,“君小姐,本王这双腿现已不中用了,你且看一看吧!”

“王爷客气了。”

君梓琳笑了笑,也并不在意。反正就算不看手掌,只看腿也行。密室那男人的腿,她早摸过,连骨头都摸透了,现在闭着眼也能断出是不是。

细细去抚晋王的腿,君梓琳一面检查着是什么导致这双腿残了。忽地冷不丁,身子一晃,也不知怎的竟往地上跌去。她本是半蹲着的检查,这一跌势必要整个都倒在地上,多难堪。

谁知上面的力量将她猛地一提,顿时身子便直接坐到了晋王的大腿上。

小屁股紧贴着男人修长的双腿,隐约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刹那间君梓琳怀疑,他究竟是真残还是假残?

猛然抬头,却与看过来的晋王撞了个脸对脸。靠得近了,君梓琳只看到他面部轮廓棱角分明,俊美无双,一双深眸如寒潭般仿佛能将人淹没。他雄性的气息弥漫侵来,几乎一瞬间君梓琳忘记了呼吸。眼睁睁看他靠近再靠近,直到两颊贴到一块,君梓琳已觉得自己僵了,就见他突地勾唇一笑,瞬间只觉得璀璨绚烂,妖孽非常,那磁魅的声音跟着传来:“如此美味的女子,睡起来一定很舒服,你说是么,嗯?”

这个男人真可怕!

君梓琳心惊,忙推开他。

身子却朝后栽去,可是残了双腿的晋王居然纹丝未动。

本以为会掉在地上的,谁知道身子落入一道温暖的怀抱,回头一看只见坏坏的笑容,却是冠勇侯,“小琳儿,你可真不小心呀,快起来。还有病人等着你诊治呢。是不是章世子?”

章世子气咻咻的,也不知道他是生的哪门子气。听闻此言,只是扭过头去,看也不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