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毒妃

第7章 刺客见真情

正在这时,忽地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冠勇侯轻轻放下君梓琳,朝那进来之人道,“何事,如此慌慌张张?”

“回侯爷,咱们在来此地的路上,发现几名行为怪异之辈。属下很是怀疑,他们与之前刺杀的江湖之流有关!”

听了这话,冠勇侯沉吟,正自思索之际,忽地就听见嗖地声,一支羽箭正擦着他的鬓角而过,叮地声,重重扎进后面的柱子之中。

“有刺客,快躲!”

“有刺客!快抓刺客!”

随着两道声起,宴会上顷刻间一片凌乱。

傅绫萃尖叫一声,那章世子下一刻便去保护她。

君梓琳也吓了一跳,正四下张望,想看清楚刺客所在,冠勇侯蓦的一把扑倒她,君梓琳回头,这人压在她身上时,头顶上的箭尖跟着呼啸而过。冠勇侯暧昧的气息传来,坏坏地笑,“小琳儿,你想与本侯一起死么,却是不能呢!”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开玩笑。

君梓琳拧眉,还没说什么,就觉得身子一轻,被他提起来就朝前丢去。啊,他这是想拿我当靶子么!

正自君梓琳心惊之时,身子重重地落在一个硬梆梆的东西上,她闷哼一声,才发觉冠勇侯把她扔到晋王这里,而这里是被刺客箭矢所波及不到的地方。呼了口气,君梓琳心下暗生感激。

谁知殿门外一道黑影窜进,竟在大白日,蒙面刺客闯进来。君梓琳大吃一惊,本能地把晋王抓过来挡在自己身边。

周烬见此面不改色,一只箭矢袭来时,他毫不客气地一把捉住,截成两段,随手丢掉。随即一手拽起地上的君梓琳,让她坐在他宽阔的怀中,精实的手臂环住她纤细的腰,另一只手便与赶进来的刺客空手相斗。

君梓琳本想趁着这相时机,好好检查一下周烬身上的特征,看是否这男子。谁知道他竟然在空隙时把自己送出去,让刺客去挥砍。君梓琳简直气坏了,操起桌上的酒杯朝刺客掷去。身后传来周烬低沉赞赏的声音,“孺子可教。”

他,他这是要让她合力击杀刺客么?

生命危机关头,君梓琳哪里还敢怠慢,操起手头能用上的东西,抽空便在周烬与刺客相斗时,掷一两件瓷器出去。最终刺客鼻青脸肿,就听噗地声,周烬夺过刺客手中的刀,一记反刺入刺客的腹部。

这凌厉而迅疾的手法令君梓琳微愣,直到尸体栽在地上,她回神。就看到殿内护卫们占了上风,很快刺客被逐退。

“可有活口?”

周烬眉锋冰寒,身后的贴身侍卫将他推到众人面前,检查着场内的损失。

冠勇侯摇头,看了眼略显狼狈的四皇子,“这些刺客狡诈得很,伺伏在外面射黑箭,之后派两名刺客进来杀人。这是根本要打杀一阵,说不定还有后招!”

他说罢反看了周烬一眼,“晋王,你如何也招惹上了这些人?”

这些江湖刺客分外难缠,若是在别处还好,现在却是在郊外。这里本就偏僻,可是晋王却独独喜欢此处,“不若王爷回帝都得好。”冠勇侯又加了句。

“啊,好痛……”

正在众人商议之时,突然不远处传来傅绫萃的娇哼声,只见她手臂上擦破了一点皮,流出来的是鲜红的血,只要包扎一下就没事了。章世子在旁边心疼地瞧看着,却不方便包扎的样子。

“琳妹妹,你过来为我包扎一下吧,你懂医术!”

这傅绫萃却是朝君梓琳看去,眼露期待之色。

章世子见了皱眉头,见君梓琳走过来,立即出声警告,“你最好不要耍花样,好好为萃儿包扎!”

君梓琳听了后扬扬眉,冷冷一笑,却道,“章世子,你究竟是谁的未婚夫呢?如果警告自己的未婚妻,却对傅绫萃如此关怀,莫非你想退亲么?”

“你?!”

不错章世子早就想退亲了,但他退不了。谁让与君梓琳的亲事是皇上御赐,他想退需得经过皇上这前。之前他父亲曾经去圣上面前说过,但是却被斥了一顿。

现在章世子只盼着君梓琳赶紧地去死,刚才刺客来竟让萃儿受了伤,怎么不让君梓琳死了?

他脸上的神色,尽数落到君梓琳的眼底。就见君梓琳不慌不忙,勾着唇问道,“怎样,看来章世子只是有贼心无有贼胆呀!”

“退就退,当本世子是愿意娶你么!”章睿苑断声回敬,竟没有半点含糊。可他声音落下后,才惊觉四下一片安静,场内的人都在望着他。包括君梓琳,正用一种兴灾乐祸的目光扫看。

可恶,上了她的当!

章睿苑只面上无光,恨不得上交捏死小小的君梓琳。可这贱人竟低头为傅绫萃包扎了。

傅绫萃的手臂上仅仅是一点擦伤,眼看着君梓琳给自己包扎。她瞅准机会,突地痛叫一声,那双美眸中立即便充盈了泪水,幽幽地朝章睿苑扫去,“世子,好痛,好痛……”

“你,你居然把萃儿弄伤了,可恶,滚开!”

章睿苑气愤非常,上前就把君梓琳给扯到一边,厉声吼喝,“滚开,不用你了!”

君梓琳不见半分异样,依然笑眯眯地点头,“既然世子愿意亲自动手,那也是好的,可要小心傅小姐娇嫩得狠!”

见君梓琳被训斥了,四皇子走上前来关切道,“你没有受伤吧?”上下打量她并没有异样,这才松口气。

突在这时,从外面传来一道大吼声。

众人齐齐抬头,朝着外面看去,但见一个黑影倏忽而至。

离得殿门最近的冠勇侯慕瀚博,旋即皱眉。还未说话,被傅绫萃看到了,当即放声尖叫,朝着章世子怀中钻去。那娇娇弱弱的样子,看了令人直怜惜。

君梓琳看了后,冷漠地摇摇头,傅绫萃还真是一朵娇柔的小花,跟章睿苑正好相配!

进来的人是一个裸着手臂的侍卫。刚一进来,便将刺客的情况一说,并禀报还有一个刺客被活捉。但是这名侍卫的手臂却以一种古怪的姿势往着反向相耷拉下来。

“冷枫!”

晋王爷一看,顿时就要站起身来,可是他却又摔回去。眼中急切地看着这断了手臂的侍卫,肃声吩咐,“乔大夫,你即刻去给冷枫医治,快些!冷雨,去把那活捉的刺客押下去,不准让他死,本王一定要审出个结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