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炎神

第4章 初开杀戒

“少废话,动手吧。”

吴昊双臂微张,双脚错开,目光直视前方。

“装模作样。”

吴立冷哼,大喝一声,一掌劈向吴昊咽喉,出手便是高明手段,势要一招劈杀吴昊。

吴昊神情一凛,这吴立已成为武徒多年,更是浸淫“碎虎掌”多年,不可小觑。

不过他却是不怕对方,亦是断喝一声,不躲不避,拉开架势,一招“跃马冲拳”,直奔对方胸口,竟然是以命搏命。

这时,吴立才察觉吴昊拳势不对,他显然已经突破第一重,摸到第二重门槛了,境界虽不如他,但吴昊身上灵力,竟然有股澎湃之意,蓦地让他心生怯意。

而且拳怕少壮,他堂堂炼体二重,竟然不敢直接与吴昊硬拼。

暗道一声吴成少爷,你今日怕是一番苦战,便身形一侧,躲开吴昊势大力沉的一拳。

而吴昊之所以有如此气势,这自然要归功于塔身内的灵力对其经脉的扩充,此时吴昊周身的经脉,不知比寻常武者宽阔了多少倍。

吴立忙避重就轻,躲开吴昊的攻势,却不想噗的一声,吴昊拳力余威,竟将他肩部震伤,打了个趔趄。

“这吴昊竟然如此霸道!”

吴立已心生退意,就地一滚,便想顺势跑掉。

吴昊冷哼一声,大喝道:“今日,你便留下吧。”

已飞身扑上,此时他灵力突飞猛进,速度自然也快了不止一筹,相比之下,那吴立竟是如龟爬般,脸上也尽是惊恐之色。

“吴昊,我可是跟了族长多年,感情深厚,你若杀了我,你们家必有灭顶之灾。”

吴立威胁说,此时他面对吴昊的强势,竟是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了。

“受死!”

吴昊拳头带风,饶是最为普通的“跃马冲拳”,如今有宽阔的经脉做底,被他使出来,竟是也带着耀眼的白芒,直奔吴立胸口。

砰……

一拳击中,吴立双目陡然瞪出来,一口鲜血飞溅,再看他胸口,竟是被生生轰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吴立仅仅是浑身一颤,便死的不能再死。

吴昊微微发呆,想不到自己一拳竟有如此威力,完全碾压炼体二重的对手。

本以为会是一场恶战,但却是如此轻松便解决了炼体二重的武者吴立。

这一战,当真是快意无比,往日那郁结,也彻底尽数驱散。

“从今日起,我吴昊不惧任何对手,从此世界之大,任我纵横。”

年少方才轻狂,吴昊舍我其谁,当仁不让!

而片刻后,看着吴立僵冷的尸体,吴昊才察觉自己是第一次杀人,兀自干呕,后怕一番,便想,今日若不杀对方,便是自己身赴黄泉,连后怕的机会都没有。既然对方先生歹意,自己便是堂堂正正,既然堂堂正正,便不必心生愧疚。

况且在这优胜劣汰的世界,从没有心慈手软这一说,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若是连这点都看不开,何以勘破那鲜血铸就的无上大道?

吴昊很快平复情绪,将吴立尸体丢在密林深处,相信以妖兽的敬业精神,明日一早,吴立连骨头都剩不下一根了。

顺便搜刮了一下吴立贴身财物,虽然这吴立不是土豪,但跟着吴成欺霸乡里这么久,自然也有点身家。

他身上除了一些草药,碎银之外,竟然还有两颗炼体丹,若放在市集上,便是五十两纹银,对于吴昊来说,显然是不菲的数目。

解决了吴立,处理掉可疑痕迹之后,吴昊便直奔郡城。

虽然他赶早回家,但一进自家小院,吴昊便见父亲吴远山端坐在门前一把长椅上,神情肃穆,不怒自威。

吴昊嘿嘿一笑,道:“父亲,还没睡下啊,娘亲呢?”

“小兔崽子,还知道回这个家?”

吴远山见儿子嬉皮笑脸的样子,适才不怒自威的金身便破了一分,但仍旧冷着脸叱了一句。

“昊儿,回来啦,去哪里玩了,以后千万不要再回家这么晚了,娘不知道有多担心你。”傅春华自屋内疾步而出,担心的上下打量一番吴昊,见其无恙,这才放下心来。

吴昊讪讪一笑,搔头道:“娘亲,孩儿出去练功,练得太过投入,就忘了时辰,下次不会了。”

无论何时,吴昊在家里,都像一个未长大的孩童,被双亲疼爱,责备,督促,鼓励,家永远是他最心中最柔软所在。

“昊儿,成为武者,非一日之功,再说成为武者有什么好?你看你父亲……”

傅春华见丈夫脸色不好,便没有再说。

想起父亲在最为风光无限时,被打入谷底,至今只能做个普通人,吴昊亦是微微一叹。

吴远山轻咳一声,打破这有些尴尬的气氛,便问道:“昊儿,跟为父说说今日收获如何?”

吴昊眨了眨眼睛,忽然微微一叹,道:“父亲,娘亲,孩儿无能,只突破了炼体一重。”

“啊,昊儿,你不要气馁,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傅春华显然安慰儿子已成习惯,温声说。

而吴远山则是微微一愣,随即大喝道:“昊儿,你刚才说,你已经破天了第一重?”

“什么?”傅春华这才呆住。

吴昊笑着点头。

夫妇二人对视一眼,吴远山浑身一颤,而傅春华则是欢呼一声,将吴昊紧紧抱入怀中,两人拥在一起,顷刻间,傅春华便泣不成声。

“瞧瞧你,成什么样子?”吴远山长吁一声,平复激动的情绪。

两个是殷殷期盼望子成龙,一个是自幼笃志屡败屡战。

今日终偿所愿,如何不激动?

“老天爷,你终于带我吴远山不薄啊。”

片刻后,吴远山仰天闭目,幽幽长叹。

傅春华紧紧抱着吴昊,将儿子的脑袋揉了再揉。

“昊儿,三月后,可否能拿到族比名额,去参加宗门考核?”

吴远山豁然睁开双目,一如当年一般锋利无匹。

吴昊咧嘴一笑,重重的点头。

“昊儿,娘今天给你做好吃的。”傅春华拉着吴昊进入屋内。

吴远山则是看着走入屋内的妻儿,两行清泪再也收束不住,汩汩流下。

“待我家昊儿进入宗门之日,便是我吴家儿郎再次名动天下之时。”

他看着无尽的远方,豪情万丈,哪像一个重创在身的废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