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童话:一遇总裁入豪门

第一章“潜规矩”下的牺牲品

星期一早上十点,一天忙碌的开始,小小的创意设计所里的各位员工都开始了忙碌的一天,而充当这家办公室的小小文员郝诗曼更是埋头苦干在低头打公司的文案工作进去电脑里。

这时,总经理秘书刚从办公室里出来,那是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她没好气地对着郝诗曼说:“郝诗曼,你赶快进去总经理办公室,何总经理找你。”

听了这个,郝诗曼有些不情愿却又不得不从座位上起来进去总经理办公室。

大家听到这位美艳秘书的话,心里都替郝诗曼捏了一把冷汗,大家都知道何总经理是公司里臭名远扬的花花公子兼下流老板,经常就在有意无意间占女生的小便宜,对女员工进行不同程度的性骚扰,之前有很多女员工都因对他的行为不满而自己辞职或是因不从他的要求而被他解雇。

当然啦,也有些人在这样的职场潜规矩下依靠出卖自己的身体尊严而上位的,而刚刚那位总经理秘书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所以大家很明白为什么她刚刚对郝诗曼语气那么不友善,因为她本来就看不顺眼郝诗曼比自己年轻貌美,青春得大家的心,现在说不定那个猪头总经理也看上了郝诗曼,这样说不定她就失宠了,所以当然就是很不高兴咯。

不过,大家令大家感到捏一把冷汗的是,不知道郝诗曼进去后会有什么样的命运,毕竟大家都知道郝诗曼虽然平时看起来温柔开朗,对大家都很和善,好像个有求必应者,可是大家都知道郝诗曼在工作上可是个很认真很有原则的人,所以说要她屈服与这种潜规矩,大家看来好像都不太可能,这就意味着大家心目中可爱的郝诗曼就要面临着卷铺盖回家的命运了。

郝诗曼真是心里千万个不愿意,何总经理的恶名在公司是人尽皆知的,最近,她已经觉得那个何总经理老是有意无意地看着她,有时在她向他说工作的事情是还总是故意跟她有一些不必要的肢体动作,之前自己已经很有意地避开他了,但是想到一下子自己在他办公室里要单独地面对她,她心里想起来就有点发毛。郝诗曼是个特别单纯的人,而且性格比较开朗,很能跟同事们打成一片,这可能跟她小时候一直在乡下长大的原因有关吧,那里阳光海滩,明媚的环境铸就了郝诗曼现在的性格。郝诗曼是在读大学时才来到上海的,后来毕业后就留在了上海工作。

郝诗曼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门外,礼貌性地敲了敲门后,听到“进来“的回应就进去了。

何总经理看着郝诗曼进来就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目光还一直不单纯地上下打量着郝诗曼,郝诗曼在他的目光下觉得不舒服极了。

所以,郝诗曼决定打破沉默说:“总经理,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哦,不用急,你先过来我这边吧坐下吧。”

郝诗曼硬着头皮坐下总经理对面的椅子上,总经理就说:“郝诗曼啊,你来我们公司上班也有一段时间了,你的表现一直都挺让我满意的,所以啊,我现在觉得让你当个小小的文员实在是有点太浪费了,所以啊,我就想帮你物色一个适合的位置。”说着,还热情地将手伸过来搭在郝诗曼放在桌面上的手上。

郝诗曼对他这样的动作实在是无所适从,觉得心里发毛,但是看在他是自己的上司的份上又不能马上将他的手甩开,所以,脸色就有写僵硬了。

接着何总经理就说:“我想了很久,觉得你那么有能力又漂亮的女生就是最适合在业务部做了,所以啊,你明天下午就跟我去拜访一个客户,然后看看你的能力如何,再决定你要不要调职。”

郝诗曼好不容易才稍稍用力里挣脱了那个色鬼总经理,从他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将手轻轻地拨一拨头发,显得比较自然一些,而不显得自己是故意防着他而抽出了手。

何总经理虽然有些不高兴郝诗曼抽回了手,但是看在她拨头发的动作也没让两人尴尬的情形下,就继续对她说:“那么郝诗曼你的意思是?”

郝诗曼刚刚只顾着怎样将自己的手抽回,所以就不太清楚他说过什么,于是就问:“不好意思,什么事情怎么样?”

何总经理就再一次问:“我是说,明天你陪我一同拜访客户,怎么样?”

郝诗曼有些警觉性地问:“请问到哪里拜访客户啊?”

“华丽都酒店。”何总经理说。

郝诗曼听了是要跟这种人到酒店这种地方,想来心里也很不舒服,但是她想如果她们是去见客户的话,那么应该就在华丽都酒店的餐厅,那里是大庭广众的地方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那个色鬼经理即使在不要脸也不至于在公共的场合太猖狂,而自己小心应对,说不定还真能升职。毕竟在上海这样一个竞争那么强烈的地方,谁都希望能把握机会更上一层楼,但是只是自己不能背叛自己心里的原则就可以了。

就是这样的想法,郝诗曼就答应了何总经理的要求。何总经理瞬间就笑得更开心了,想着自己明天的计谋应该就可以得逞了。

郝诗曼从总经理办公室出来后,其他几位跟她关系较好的同事就赶快围上来问她:“那个色鬼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郝诗曼看着各位同事那么关心自己,觉得很窝心,但同时对他们的有点夸张的一涌而上的问话感到有点好笑,于是就笑着说:“没事啦,谢谢大家的关心。”

“真的吗?你这样的青春美丽笑话真能从那大灰狼的手中完好无缺回来啊?他找你干嘛啊?”同事们不禁一个个好奇地问。

郝诗曼本来就是一个非常率直,不喜欢藏什么的人,于是就将刚刚何总经理的那番话重述了一遍给大家听。

大家听了,虽然觉得郝诗曼那个大庭广众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看法颇为认同,但是还是觉得有点担心,就说:“丹丹,那你明天去的时候就小心一点哦。”

郝诗曼听了大家对她的关心,心里默默地发誓一定要小心应对那个大灰狼,不会让自己吃亏的情况下,保住有那么多好同事的工作。

第二天,郝诗曼应约来到了华丽都酒店,进去后看了看四周,马上就在大堂沙发上发现了何总经理。

何总经理看到郝诗曼眉开眼笑的,就像猎人看到了自己的猎物那样,眼神让郝诗曼不舒服极了,但她还是走到了何总经理的身边。

看到何总经理身边什么人都没有,她就问:“何总,你说的那个客户在那里啊?”

何总经理反应过来就说:“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客户。”于是带着郝诗曼搭电梯,电梯停在了客房的那一层,郝诗曼想来事情好像不单纯,于是就在走廊上停下了脚步说:“何总,你说的那个客户到底在哪里啊,这里是客房啊!”

何总经理回过头来邪气地走近她说:“都来到这里了,你还不知道啊!那需要有什么客户啊,你好好陪我就自然可以升职加薪了,你都肯来酒店了就不要再跟我装什么烈女了。”

郝诗曼听了很生气,就说:“何总,我是来跟你拜访客户的,不是来陪你做什么下流的事情的,请你放尊重点。”

何总经理以为郝诗曼只是故作高洁而已,所以伸手想将她揽住,拖进酒店房间,可是郝诗曼大力反抗,挣脱了他。

何总经理气急了就伸手想再次将她拉住,郝诗曼情急之下,狠狠甩了他一巴掌。还一边说:“下流。”

何总经理被打疼了,捂住自己的脸跟郝诗曼说:“你不会做人也就不要怪我了,我保证让你明天就卷铺盖走人。”

郝诗曼知道她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于是就掉头就走。

回到家,郝诗曼很沮丧,怎么自己就这么倒霉遇上了这种流氓,看来自己这次的工作肯定不保了。

第二天,郝诗曼回到公司,果然桌面上就有着一封解雇信,郝诗曼早已预料到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大惊小怪,就开始收拾自己桌面上的东西。

几位同事都过来安慰她,郝诗曼心里觉得很难受,因为自己没了一班那么好的同事。

这时,总经理秘书走过来说:“哎呀,我还以为有人要升官发达了,想不到竟然要回去吃自己,真是不会做人。”

郝诗曼知道这是对她的冷嘲热讽,但是她不想理会,也就跟大家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