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无罪

第一章:叶家有女初长成

“爹爹,爹爹,今天青儿生日呢,你想好送青儿什么礼物了吗?”当下正值春天,花园里的花开得正好。叶凝兰躲在紧挨着狗洞的角落里,偷偷的观察着那边的动静。银铃般的笑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只见在阳光照耀下的那片牡丹花间,一个如花一般的小女孩而正趴在父亲的膝上撒娇,讨要着豆蔻之年的生日礼物。叶凝兰不知道那位老爷答应了她什么,笑声张扬,想必一定是得了什么好物件吧。看看旁边的狗洞,叶凝兰正想钻进去。可是她不敢,长得这么丑,恐怕就是狗,也不会待见自己的吧。叶凝兰并没有忘,今年也是她的豆蔻之年,过了明天便是她十二岁的生辰了。趴在父亲面前撒娇的,她的姐姐叶凝青只比她大了一天而已。可是从她记事开始,就从来没有过过一个像样的生日。除了母亲,她的生日相比也从来没人记起过。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深深期待着姐姐的生日。因为只有到了那一天,在众多宾客面前,好面子的父亲才会同意她和母亲上桌吃饭。每年也只有这一天,她能够吃到一顿像样的饭菜,不必和一群下人们争抢他们吃剩下的剩饭残羹。想到这些,叶凝兰心里就难过的不行。“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明明是同属于一道彩虹的颜色,可是地位偏偏就是天上和地狱的区别。叶凝兰小心翼翼的摸摸自己的脸,多想它从来没有存在过啊。长着这样丑的一张脸,也许注定是不会为人所喜欢的吧。“离我远一些,看到你这张脸我都觉得恶心。你娘长得那么漂亮,你怎么生得这样的一副丑陋样子。”这是叶凝兰在七岁的时候,见到外出归来的父亲兴高采烈的扑上去的时候,被父亲一脚踢开时所听到的话。父亲踢到了她的肚子,她疼的不行,似乎五脏六腑都缠绕在一起了。可是她不哭,因为从那一刻起她的心就已经死了,心死的人是不陪拥有眼泪的。更何况,她长着这样丑陋的一张脸。就算是被别人看到自己哭泣的样子,别人也不会滋生出我见犹怜的感觉吧,反而更让人家作呕也说不定。从那天以后,她再也没有那样热情的对待过父亲,当然父亲也从来都是不屑理会她这个丑露的庶女的。只是有些时候,她还是会回忆,回忆她更小时候经历的那些美好。当时大妈带着姐姐住在别处,家里只有她一个孩子。父亲对她更是宠爱有加,尤其是在有人夸奖她长得像父亲的时候,父亲笑得都合不拢嘴了。于是她也跟着笑,母亲也跟着笑,一家人和和睦睦快快乐乐,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只是好景不长,大妈带着姐姐回来了。在姐姐的对比之下,她卑微如蚂蚁。而在大妈的打压之下,母亲的爱情也瞬间没有了存在的价值。他们被迫搬到了柴房,整天干家事,吃着残羹剩饭。开始的时候,父亲还偶尔来看她几次。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长相越来越入不得人眼,细想开来,父亲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来过柴房了吧。可怜的是母亲,或许如果没有她,父亲还会念及几分两人当年的情意。可就是因为自己生了这样一个丑陋的女儿,她再也得不到父亲的垂怜了。回到柴房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她一路兜兜转转,竟然在自家的府邸迷了路。问询了几个下人,可是却没有一个是给她指得正确的方向。人心向来是如此,叶凝兰已经习惯,从不怨别人。因为如果真要怨的话,叶凝兰知道。她最应该怨的并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这张脸!远远望去,柴房的灯还亮着。叶凝兰心里一慌,知道母亲肯定又被人为难了。因为身体的关系,母亲一向是早睡的。除非是被分配了太多的活计,才会熬到现在。推开门一看,果然,堆了一地的衣服散发出一股股让人作呕的脂粉味。母亲正蹲坐在地上对着那些衣服用力的搓洗着,手上原先磨出来的几个血泡在冲力的作用下都破脓了,看上去惨不忍睹。想当初母亲也是大家闺秀出身的,也是父亲疼母亲爱的。如果不是轻信的父亲的花言巧语,一向自恃清高的母亲又怎么会沦落到给人做妾的地步。想到这些,叶凝兰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自己处处受人针对也就罢了,活该她长得丑。可是她就是替母亲抱不平,好好的一个夫人,现在竟被欺凌到连个下人都不如。尤其是在那些衣服中又发现了一些端倪以后,叶凝兰的情绪就再也藏不住了。“干什么,母亲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你要任由他们欺负,清洗这些肮脏的物件呢!都扔掉,全部都扔掉,我们两个人再也不要让他们摆布了!”叶凝兰哭喊着像疯子一般跑过去,抓起母亲正在清洗的衣服就扔到了柴房的外面。剩下的也撕撕扯扯弄的一团糟。母亲震惊的看着她,她心里却很明白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也有她作为庶女的自尊,也有丑女该有的骄傲。母亲安静的抱着叶凝兰,把她抱在怀里静静的抚慰着。她知道这次凝兰肯定是闯了大祸,可是她并不怪她,因为她明白这孩子心中的痛苦。她也心疼她的痛苦,如果可以她多希望自己能够做个称职的母亲,能够保护好自己的女儿。“母亲……”在母亲的抚慰下,叶凝兰已经由刚才的嚎啕大哭转为了现在的轻轻啜泣。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都是小孩子,母亲的怀抱永远都是她最好的疗伤宝地。“对不起,是母亲对不起你。但请兰儿不要这样,你要相信,不管现在过得多苦,生活总归是要继续的。未来会更好,你要坚信这一点。”母亲的声音沉着而有力,没有一丝一毫的抱怨。这些话缓缓的流入叶凝兰的耳朵里,她的心绪慢慢的安宁下来。她相信自己的母亲一直都是个强大的人,因为只有自己的母亲可以给自己力量。“母亲。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兰儿只是心疼你,只是痛恨自己没有出息。但凡我有一点本事,都不想让你受到一丁点的欺辱。”说到这些,叶凝兰的眼泪再次忍不住流了下来。小时候她也是个有着许多美丽幻想的小女孩,她也曾对这个世界抱着过多的期待。可是结果呢,并没有得到这个世界的善待。这是她未曾想到的,同样也是她接受不了的。“只是母亲……”本已安静下来的叶凝兰,忽然抬起头来紧张兮兮的看着母亲。冲动是魔鬼,叶凝兰知道自己刚才一定做了一次魔鬼。她犯了大错,她害了母亲。看看狼狈了一地的衣服,母亲只是安慰的摸摸叶凝兰的头。和这些衣服相比她更欣慰自己的女儿终于把那些负面情绪发泄出来了。她希望叶凝兰能够多跟自己说说她心里的想法,她不希望所有的一切都由自己的女儿来独自承受。她还太小,她还需要哭诉,所以今天她在担心之余还是松了一口气的。只是这些衣服要怎么办呢,她从地上一件一件的把这些衣服捡回盆子里。衣服的手感其实并不好,摸上去就知道不是什么高档面料。当初在她还在闺阁的时候,随便一件衣裙都比这些衣服要精致一百倍。可是现在她在抚摸这些衣服的时候却比当初整理自己的衣服时还要小心翼翼,不管怎样,为了母女两个人接下去的日子,她必须尽全力找到一个挽回的机会。她不知道的是,机会早就在她抱着女儿哭的时候就已经溜走了。因为总有那么一些喜欢找别人麻烦的闲人,他们会见缝插针到你生活的各个角落,就好像真得有深仇大恨一般。远远的,叶凝兰听到了吵闹声,她的心脏瞬间就被提了起来。虽然不知道消息为什么传得这样快,不过她还是反映极其迅速的在第一时刻抱住了自己的母亲。母女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紧紧拉紧了彼此。这么多年来,这些如同狂风骤雨的麻烦总会不定时的出现在她们母女两个人的生活了。找到解决的仿佛难如登天,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接受苦难的瞬间紧紧拉住对方。只有这样,她们才不会绝望,身体里才会有一个信念永远支撑着早已疲惫的身躯。原来,我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人。